肥猫团子

fate true furture

决战(下)
@莲音lento 更了

走出电梯,映入眼帘的是扭曲的场景,具有金属朋克感的工业革命时代的蒸汽机和齿轮建成的钟楼以及隐藏在白雾里的伦敦建筑物占据这个决斗场的一半,
而另一半,则是绘有优雅的卷纹,雕刻成华美形状的大理石柱组成的类似于古罗马建筑风格的建筑物,仿佛是要衬托出对面的潮湿阴冷一样,这边可以说是阳光灿烂,即使有一些石柱不敌时间的磨损而倒塌了,却有漂亮的小花开放在石柱的残骸中,

而在这两个场景的交汇处的空地上,则是这次的战场。

“需要打败的敌人就在眼前,已经没有理由迷茫了吧,master?”骑士用优雅的姿态拔剑出鞘,剑尖直指对面。

“啊啊,没有了,该做的都做完了,对面是十恶不赦的变态女真是太好了,负罪感指数为零啊零。”
“那么……”

随着紧绷的气氛,两对人马互相戒备着,

当mooncell解开对双方的禁锢时,两道身影如同闪电和流星一样地碰撞在了一起,发出巨大的金属碰撞的声音。

        像舞蹈一样,双方互相防备着,攻击着,像是老鹰一样搜寻着对方的破绽,无需语言,此刻,正是互相厮杀的时刻。

saber从半空中落下,站在一根断柱上,又向对手攻去,

“轰!”

钝鸣不断响起,震得昴的耳朵有点痛,虽然在迷宫时已经确实的知道了英灵的实力,但是,两个英灵之间的战斗还是震撼地让昴说不出话。

这就是……英灵,被记录在世界侧的,世界的士兵。

漂亮的草皮被余波掀起,蒸汽机被巨力击碎,
每一次交手,每一次的挥剑,每一次的格挡,都会造成巨大的风压和破坏,自己就像一个小小的石子一样,仅仅只是保持站立不动就已经很吃力了,
但是,
即使如此,
昴努力地抬手,骑士的身影在兵器的银光和被卷起的风中显得模糊,即使被风刮的眼睛疼,昴还是努力地,执着地注视着自己的从者。

细小的光芒从昴的手指间放出,准确无误地落在了骑士的身上,骑士身上被匕首划出的血痕被治愈了。

这是昴的极限了。。。

无力的废材魔术师的极限,即使自己都为自己的无力感到羞耻。

但是,即使如此,昴也努力地回应自己的英灵的信任。

再又一次相击之后,两个英灵再次分开。在master的身前落地,互相警惕。

“真的~真是努力呢~”艾尔莎舔舔嘴唇,“看的我都想战斗了呢~啊~啊~你的内脏的颜色,一定可很漂亮呢~好想收藏。”
“那还真是遗憾。”昴一边查看saber的HP一边回道“如果在mooncell里死了,尸体只会变成废弃程序被删除而已,内脏什么的,不会留下。”

“一想到死了之后,内脏还要被你触碰,光是想想这个就想吐了呢。”握着目前拥有最大的治愈效果的乙太魔力块,昴直视着艾尔莎,

“是呢,”艾尔莎轻笑,

然后,

仿佛是黑色的毒蛇抬头露出毒牙一般,艾尔莎将充满毒液的目光投向昴,

冷,

刺入骨髓的寒冷,仿佛刚才武器相击的声音和战场的氛围消失了一样,明明是喧闹的竞技场,却突然安静的寒冷的如同蛇的巢穴一样。
汗珠沿着昴的脖子流下。

saber挡在了昴的面前。

“那么,”黑蛇倾吐毒液,“assassin,”

“解放宝具吧。”

“是,妈妈。”assassin点头,向前踏了一步,庞大的魔力解放开来,浓雾又开始蔓延。
被乳白色的雾阻拦了视线的瞬间,昴立刻将手上的魔力块投向saber。骑士的血条瞬间满格。
“防御!!saber!!!”

解体圣母(Maria the Ripper)
开膛手杰克的宝具,释放出剧毒的浓雾,并且只要满足对手的是女性,有雾,深夜,就可以把对手的内脏拖出体内,
但是,saber是男性,而且现在距离深夜还有一段时间,所以saber不会被拖出内脏,但是,即使是这样,这个宝具也有着不俗的攻击力。
一不小心,就会被清空血条。

assassin化为锐利的魔力流星袭来。

saber执剑抵挡,剧烈的冲击让骑士俊秀的面庞扭曲,但是锐利的匕首还是突破了骑士的防御,扎入了骑士的腹部,
紫发骑士原本完美整洁的白色骑士服上染上了红色的血液,狼狈不堪,
他的血条也跌到了危险的位置,saber咬牙,用力转身,剑尖一挑,将assassin和匕首甩了出去,asassin在空中轻盈地转身,轻飘飘地落回了艾尔莎的面前。
“挡住了。。。。。。”assassin无机质的声音在空气中消散,

saber用剑支撑着身体,伤处的血液不停地涌出,昴拼命地集合着魔力发动着礼装。治愈saber。终于使骑士危险的血量回复到了正常范围。
saber重新摆好战斗姿势,

“稍微有点费力呢,master。”saber调整呼吸,“对方现在在短时间内没办法再聚集足够发动宝具的魔力了,趁着这段时间快点结束战斗。”
“啊,我知道,”昴点开终端,“接下来就是比嗑药的超长消耗战了!喂!艾尔莎,药和魔力的储备,足够吗?”
向着敌人发出挑衅,昴再次使用礼装治愈saber。
……
…………
………………

到底过了多久呢?昴舔舔干燥的嘴唇,手指因为一直紧紧捏着乙太碎片而发麻,全身因为魔力的大量流失而发抖,

真是漫长的消耗战,看着assassin的血条终于跌到了危险区域,昴吐出了一口气,

全身酸痛,眼前发黑,冷汗染湿了运动衣,耳边可以听到自己沉重的呼吸声。

估计saber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和昴链接着的魔术回路正在不停地抽取着昴的魔力,
这是漫长地让人不耐烦的战斗,对面的艾尔莎的面具一样的笑容已经消失了。杀气凝结着。

“像虫子一样的顽强呢,”艾尔莎说,“确实,我的assassin已经被你逼到绝路了”,淡定地说出了自己不利的话语,满身伤痕的assassin愧疚地低头,
“对不起,妈妈(master)。”

艾尔莎的反应轻描淡写,但是昴的心脏就慢慢开始踢起来,

开始了。就像闹钟终于响起来一样,这是某种准备信号。

“不用道歉哦”艾尔莎笑了。

像是玫瑰绽放,又像是深渊的黑泥蠕动,

“因为,时间已经到了不是吗?”

“解体圣母(Maria the Ripper)!!!!!!!”

突然袭击!

就像昴他们有着消耗战的想法一样,艾尔莎她们也有一样的想法,慢慢地积蓄着再次发动宝具所需的魔力,

在双方都精疲力尽的情况下,突然发动的强大攻击可以说是“将军(check mate)”。

但是,出乎艾尔莎的意料,对面的虫子(昴),面对突然发动,而且目前已经没有余力防御的攻击,却并没有惊慌失措,

……笑了?

“等着就是这个时刻啊!!!!!!好的!!说出来了!!终于说出来了!!这种像是主角的台词!!!!!”昴突然大喊,并再次发动了术式,
那是不存在于昴目前所装备的礼装的术式,只是一个一次性的程序,

“艾米莉亚碳为了我特别给予的超超超超好用对宝具术式!!宝具杀手(Trick Killer)!!!!!发动!”

那是字面意义上的对宝具术式,如果不是针对宝具而使用的话,只是一个小小的魔力弹的威力,但是,如果针对宝具的话,

“!!!!!??”assassin的匕首突然停住,“宝具,发动不了?”

是,就是这样的效果,确切地说,是延迟敌方宝具发动时间一回合,说是杀手有点过头,但是,把握好时机的话,确实可以发挥出杀手的效果,

“到此为止了!!。”saber用力挥下一击,白色的剑光从assassin的左肩撕裂到右肩,

终于,assassin的血条清零了。

“真的,对不起,妈妈。。。。。。。。。”assassin跪倒在地,纤细的幼童手臂上伤痕累累,血从胳膊一直流出,她努力站起来,看向艾尔莎,

艾尔莎的脸上没有惊讶,也没有愤怒,只是很平静地向assassin伸出双臂,

“嗯,没事哦,assassin,没办法啊,来这边,”

assassin露出快要哭出来一样的笑容,一瘸一拐地向艾尔莎挪去,她的脚印每一个都有留下了血迹,

无情的红色灵子墙在分出胜负的时候就已经隔开了昴和艾尔莎,

胜者将会返回月海原学校,准备并等待下一次的厮杀,

而败者。。。。。。

assassin终于走到了艾尔莎的身边,她倒在了艾尔莎的怀抱里,

“好温暖……”像是幼猫一样地发出细微的声音。

“是吗?”艾尔莎轻抚assassin的头发,

她们相拥着,像是互相取暖一样,黑色的霉斑开始从她们的脚下侵蚀,身体开始消散成灵子,
昴眼睛也不眨的看着,这就是败者的下场,变成毫无价值的魔力被mooncell回收。

“最后一个问题,”昴自己也被自己吓到了,明明现在自己正在被眼前的景象震慑的时候,口舌却自行活动,发出了声音,

“你的愿望是什么?”

艾尔莎看着他,平静地,之前一直蔓延在眼里的狂气也平静下来,

“愿望……吗?”她轻声说,“没有呢。不,不如说,我的愿望用言语表达不出来呢。”

“只是为了杀戮而参加的战争,自己死了也不怕,只不过就像是赌博赌输了而已,在这之前只要我能享受到快乐就好。”
“但是……愿望啊,如果能实现的话……”

“不,什么都没有,无聊的远望而已。”艾尔莎摇头,滑腻的笑容又重新回到了她的脸上,

“欢呼吧,你赢了哦。为自己赢得了目前的生机,接下来,也继续吞噬着他人前进吧。”

“再见。”

消失了,恶心的怪物,怪癖的杀手,可怕的女人,艾尔莎.葛兰西尔特,消失了。


第一战  结束

胜者:菜月昴

辛苦了,master们,感谢您们于第一战的努力奋斗,在第二战来来临之前,请休息一下吧。




还有人记得我吗?(弱弱举手)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