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猫团子

fate future(尤昴fate梗)

      现在回想起来,那真是如同梦一样记忆,随着岁月的流逝,许多记忆早已如同被摩擦许多次的铅笔痕迹一样渐渐模糊,但是只有那段记忆,那段现在想来依旧清晰无比的记忆还在脑海中盘旋。
         已经变成附近小孩口中的:“面容凶恶的爷爷”的菜月昴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在他还是少年时期暗恋的银发少女在阳光灿烂的公园里和用猫形态来隐藏自己身份的servant帕克,以及人造人的双胞胎女仆在草地上野餐的场景,不仅如此所有参与或者被卷入那场战争的人们都在,罗兹瓦尔一如既往地用与神父身份不符的轻飘飘语调说着不明所以的话,拉姆看上去不仅毫不在意而且还好像相当高兴的在旁边听着,雷姆也是,用温柔的眼神注视着自己的姐姐,阳光落在艾米莉亚的银发上,帕克在草地上悠闲地甩着尾巴,在远处库尔修和菲利丝在凉亭里喝着茶,普莉希拉则在对阿尔命令着什么,似乎是相当任性的命令,戴着头盔的独臂剑士烦恼地抓着装饰在头盔上的羽毛,喂喂,在抓就要全没了哦!菜月昴在心里吐槽着,小孩子嘻笑的声音传来,佩特拉拿着拼图邀请金色的钻头卷发萝莉一起玩但是被果断拒绝了正在沮丧地一个人扒拉着拼图碎片,这样不行的啦!佩特拉醬,要贝亚子陪你玩的话得把帕克拿出来才行哦,啊啊,贝亚子真是,这样的话。会交不到同龄的朋友哦。在心里碎碎念着,菜月昴用怀念的眼神看着这一切,没有参与到里面的意思,因为昴清楚地知道眼前的一切不过是个老头子即将寿终就寝时做的美梦而已,在这个梦中的人们早已和昴阴阳两隔或者难以相见了,在那场圣杯战争中,昴的友人们都被万能的愿望机给利用了,哪怕知道罪魁祸首也是一个悲剧,昴依旧无法正面地看待这场战争,昴在那时失去了一切,不管是暗恋的少女还是日复一日的日常,但是,昴向自己问询道:真的什么都没得到吗?
         “一如既往地对礼仪有所缺乏啊,昴”语调沉稳的男声在昴的身后响起,还没经过大脑思考语言就已经如同条件反射一样脱口而出,“切,我也有要想的事情的,倒不如说打断别人思考的你才是没礼貌吧!最优!”
      紫发的骑士把头偏向一边,那副样子虽然有点像在卖萌,但是昴清楚地知道对方摆出这个表情只是在疑问而且昴也知道对方的下一句话一定是“真是吃惊,你居然有懂得思考的时候,这可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对,就是这样,昴一边对自己能如此了解尤里乌斯而生气,一边也为最优骑士的出现而陷入不能诚实地表达自己心情的气恼中,“为什么会在这里啊,尤里乌斯,阴魂不散吗你?”用凶恶地会让邻居小孩逃跑的语气呛声,昴掩饰着自己的心情瞪着紫发骑士,而骑士只是耸耸肩,向前走去,在走了几步之后,骑士转过头看着在后面呆然不动的昴,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停下脚步,向黑发的少年伸出了手,“虽然在当你的servant时就已经领教过了,但是还是不得不为你的迟钝而叹气啊,昴”用头疼的表情说出这句话,在昴要反驳时,紫发的骑士用郑重的神色,单膝跪下,对着曾经的御主说“吾友菜月昴啊,在为你赢得最后的胜利而欢呼之后,servant saber在此将把您带领最后的终点,吾身与剑与您同在”
         啥啊,结果这还不是自己即将挂掉的回马灯嘛,自己的最后居然是和这家伙在一起,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是艾米莉亚碳来啊,虽然在心里抱怨着。但昴并没有任何不满,出乎意料的,黑发少年只是笑着,走上去前和自己的从者并肩而行向着阳光灿烂的远方走去
          50年前,晚上,菜月宅,“失礼,试问阁下是我的master吗?”紫发的骑士低头问着狼狈不堪地坐在地上的黑发少年,月光撒在他洁白的披风上,精灵围绕在骑士的身边,就像英雄一样,少年在心里想着,这一幕是故事的开端,同时也是菜月昴永远不会忘怀的初见。
        

           那啥,突然就想写fate梗了,这只是个回忆加结局,过程大概会开坑,文笔渣,人物ooc,请各位轻喷(鞠躬)

评论(9)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