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猫团子

fate ture end


      序章(下)
黄昏 走廊

日本的文化里有关于黄昏的异闻。

黄昏逢魔之时。

在黄昏时,人间的界限会变的模糊,这时,就会有别的存在来到人间。这个时候,这个地方就会化为异界。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惨叫在走廊里回响。

昴一边奔跑着一边惨叫着。

这个世界。

到底。。。

这不是昴所熟知的学校,昴的大脑向昴如此诉说着。

不快点离开不行!

不快点想起来不行!

不快点醒过来不行!!

但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什么都做不到。

昴惊恐地发现自己的记忆开始像融化的雪人一样,慢慢地开始溶解。

(今天早上和艾米莉亚碳一起来上学的!艾米莉亚碳的水手服简直赞到不行!)

菜月昴不认识叫艾米莉亚的女孩子。

(还有拉姆和雷姆,姐姐大人一如既往地毒舌,雷姆也是,太宠拉姆了吧!)

菜月昴不认识名叫拉姆和雷姆的女孩子。

虚假的记忆开始融化。

但是,真实的记忆却也没有踪影,昴的大脑一片空白。

不知不觉,昴已经从走廊跑到了中庭的花坛里了。

血红的夕阳照在花上,就像染血了一样。

就像在黄昏时入侵人间的妖魔一样。

黑衣的女人站在花坛前。

妖娆的面容。

魅惑的身体。

美丽危险的黑蛇。

但是,她的眼中有着令人作呕的狂气。手上还拿着正在滴血的弯曲库克刀。

她的脚边躺着无数的学生的尸体。

血液浸湿了女人及地的裙摆。

女人用看着恋人一样湿润怜爱的眼神看着从尸体腹中流出的肠子。

昴捂住嘴呕吐起来。

女人发现了昴。

“啊啦~”

甜美的气息突然接近昴。

“自己送上来的小羊羔呢~”

在感到黏腻的声音缠绕上自己的时候。

下个瞬间。

腹部传来一阵剧痛,双脚无力支撑身体,倒在地上。视野变成了黑色。

菜月昴的意识在黑暗中坠落。

这时不论是奇怪的记忆还是违和感。

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BAD END① 还没开始就结束了的愚者
——————————————————————

mooncell正在验证您的身份。

您的资格(决心)。

您的力量。

请拿出您做为master的证明(令咒)

。。。。。。

非常遗憾,您没有通过预选。

作为御主(master)您失格了。

非常遗憾,您的结局只有死亡。

再说一遍,您的结局只有??!!!!!!!!!!!

系统出现故障。

(不会让你死的!)

信息……处,处理混乱。

(不会让你死的!!!)

不明病毒(cancer)正在。。在。篡改系统

(不会让你死的!!!!!!!!!!)

。。。。。。。。。

开始覆盖旧有记录。

新的系统开始运行。

系统正在重新启动。

(我,爱着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你爱)

正在开始关于您的身份的重新确认。  

mooncell正在验证您的身份。

您的资格(决心)。

您的力量。

验证通过。

您具有争夺御主(master)的候选人资格。

        正在尝试重新登陆。 

您的重新登陆被mooncell受理

欢迎回来,御主(master)候选人

欢迎参加圣杯战争预选。
————————————————————————
我,还活着吗?

睁开眼睛时,女人消失了。

尸体也不见了。

       昴发现自己正站在走廊上。

黄昏下的走廊里。

         没有任何人。

腹部的疼痛已经显消失了。

也没有受伤的样子。

是梦吗?

心脏在快速地撞击着胸膛。

昴不知道该怎么办。

正在这时,

“已经是离校时间了。”

早上才听过的男声在边响起。

莱茵哈鲁特站在昴的身后。

再看到昴校服上的名字后,他问。

“怎么了?昴?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吗?”

就像平常一样的话语。

昴抓住莱茵哈鲁特的衣服,过于混乱的心情让昴的嘴巴无法流畅地表达。

“中庭!!!中庭里有杀人魔啊!!!!莱茵哈鲁特!!快点去报警!!!!有人被杀了!!!!”

但是。

莱茵哈鲁特只是平静地笑着,用温柔稳重的学生会长看不小心违反校规的学生一样的眼神看着昴

“太晚回家的话,很可能会遇到危险的,上次全校会议时,校长就已经说过了哟,下午放学没有社团活动的话,尽量……。”

无视了昴的求救,莱茵哈鲁特自顾自地讲着。

头好痛。

反胃

好想吐。

昴对于身边扭曲的现象反胃得想呕吐。

这个学校(世界)扭曲得让人想吐。

再也受不了这种折磨,昴丢下了莱茵哈鲁特,转身逃跑。

而被留下的莱茵哈鲁特则是,

“嗯,就是这样,如果昴你没参加社团的话,希望你能早点回家呢!”

对着眼前的空虚。

依旧一个人在原地自言自语。

视野里的景象开始失去实感和色彩。

灰白的噪点在视野里跳动。

结果,昴还是没找到什么突破口,只是一边迷茫地在这个学校里探索着,一边诅咒着现状。

突然,昴屏住了呼吸。

出现在昴前方的是绿色长发的男装丽人。

凛然的身姿背对着昴前行着。

她有着制御全场的气场。

昴被她那沉重的威压压倒。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但是,

       跟上她,昴的直觉指引着昴。
     
     跟上的话说不定会找到突破口。

    跟着男装丽人一直走到走廊的尽头。
  
    “真是令人惊讶,虽然曾听晓mooncell的力量,但是如此真实的场景模拟还真是让人说不出话来,卿是如何想的?”

     昴还以为自己被发现了,惊讶地看着她。

    但是,绿发女性没有给昴说话的空余,自己接着说了下去。
“不论是质感,连阳光的热度,水的流动,食物的气味都细致地模拟了出来,简直比现实还要真实。”

“我虽然没有在学校学习的经历,就我而言这是新奇的体验呢!”

她转过身,看着昴。

果然,她发现了昴。

“但是,到此为止了,我有预感,卿会与我再见的,那么,我先行一步,祝卿武运昌隆。”

这么说着,她把手放走廊尽头的墙壁上,就像普莉希拉.跋利耶尔一样,消失在了空气中。
大脑的疼痛开始加剧。

那就是终点。

昴认知到了。

那个墙壁的后面就是这个学院的真实。

如果来到那里,恐怕,昴在这个学校里所有的日常记忆都会彻底崩坏吧,但是现在虚假已经被认知到了,不能再沉溺于虚假的昴所剩下的只有去追求真相的选项了。

将手放在墙上,原本空无一物的墙上出现了门。

昴打开门,门里是一间普通储物室,只有一个人偶在里面,那个人偶像有生命一样自己站了起来,向昴鞠躬行礼。

以后这就是我的剑,我的盾,我的命运共同体,如果这个人偶死了,我也会死吧,不知为什么,昴知道这个人偶的意义。

直直往前走,把储物室的墙壁视若无物地穿过去,在穿过去的瞬间。

空气变了。

像是踏入异世界一样,具有科幻感的透明墙壁和地面,错综复杂的构造。

这是一个迷宫。

“欢迎~,欢迎~驾到,最后的御主(master)候补。”

从头顶传来了语调轻飘飘的声音。

昴抬头看,只看到了仿佛像是水族馆一样的天花板。

“不要太纠结我的身份~,我只是众多NPC中的一个,你只要专注于自己的战斗就好了~,虽然,你通过了预选来到这里,但是~这不是结束哦~如果你在最后关头松懈了的话,”

      语音停顿了一下,接着,用与刚才截然不同的认真语气说道。

“会死的。”

“毫无价值地死~和倾尽全力地死~哪个更有意义呢?这个你应该是知道的吧~”

不管哪个都是妥妥的死亡end啊喂!昴翻了个白眼,因为已经不会对眼前的事再感到惊讶了,昴平静下来了。

抱怨是没用的。

哭泣是没用的。

挣扎是没用的。

现在只有前进一条道路走到黑了。

“看来你已经做好决定了呢~那么我就接着解说好了~。”
“这个迷宫是由mooncell制造出来的,用来锻炼master的能力和与servant之间的默契,这个迷宫里有着魔兽(敌对程序),它们会主动攻击你,然后,你得和它们战斗~。”
“当然,你是打不过它们~,替你战斗的是那个人偶,你负责指挥它,辅助它~,要是那个人偶被破坏了~你就会死~~就算不死,你一个人也打不过这些魔兽。”

“战斗方法就是这样~,迷宫里有可以补给的地方和设定在这里的宝箱(项目文件夹),那是给你们这些御主的礼物~。”

“暂时就是这样~,还有很多的知识没说,但是现在的你好像没有学习的余裕呢~。”

确实没有,昴在声音解说时,一直在探索着迷宫,向着迷宫的深处前进。

在跑了不知多久之后,昴终于抵达了迷宫的终点。

那是会让人联想到祭坛或者教堂的宽阔空间。

正对着昴的是三个类似于教堂彩色拼接玻璃的巨型拱门。肃穆神圣的气氛充满整个空间。

但是,

这个空间里却有着不协调的东西存在着。

灰暗黏腻的色调。

柔软得会让人绊倒的长绒毛的地毯铺满着地板。

但是,那不是地毯,那是月海原学院的学生尸体堆成的尸海。

虽然记忆还没有完全回来。但是昴也知道那些尸体是学校里真正的学生,不,不能这么说,这个学校的学生都是为了争夺圣杯战争参与资格的灵子黑客(魔术师)。

这场圣杯战争的主办方mooncell删除了所有参加者的记忆,将虚假的学院生活记忆覆写在了上面,如果在圣杯战争开始之前,通过自己的力量,回忆起自己真实的身份的话,就算通过预选,获得正式的master资格。

之前的普莉希拉.跋利耶尔和绿发的男装丽人也是这样的吧。

想起自己真实的身份和目的,从而脱离了mooncell制造的幻境,回归到了真实的圣杯战争中。

而无法回忆起来的魔术师们,恐怕都在这里沉眠着了。

比昴先到但却止步于比的人和连真实都没有认知到的人都变成了尸体。

在尸体堆边跪着一个和昴身边一样的人偶,仿佛在哀悼自己的master,察觉到昴后,人偶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向昴摆出了进攻的姿势。

在探索迷宫的时候,昴确实如同那个声音所说的一样遇到了魔兽,那是就是一直跟着昴的人偶解决了它们。

昴能清楚地认知到自己和人偶之间的实力差有多大,所以当看到那个人偶向自己冲来时,昴立刻就让身边的人偶迎战。

但是,

是因为为了御主的死亡而悲伤,所以力量增强呢?

还是菜月昴本身的能力就是这样呢?

在坚持不到几回合后,昴的人偶就被敌人破坏了。

身体开始沉重起来。

视线模糊。

昴的身体被开始黑色的泥侵蚀。

从天花板上传来的声音也变得遥远起来。

“啊啊~结果你的极限就是这样吗?那么已经没有适合的master了呢~那么预选就结束了~嗯,还有意识吗?但是,非常遗憾~已经没有什么能救你了~和那些人的尸体(数据)一起消失吧~”。

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趴在地上,努力地保持着自己的呼吸。

其他学生的身体在地上为倒下的昴做了缓冲,所以昴没感到疼痛。

啊啊,我要变成和他们一样了吗?

死。

意外的不可怕啊。

不痛不痒的。

比起被变态女人开膛破肚,这种死法简直是人道主义。

视野的噪点也慢慢地消失了。

脑子里的疼痛也可以被忽视了。

但是,

为什么呢?

明明是这样安详的死亡。

为什么身体却死死撑着不向黑暗投降呢?
不甘心吗?

欸欸!不甘心啊!

站起来啊!

站起来啊!!!

哪怕再痛苦也好。

哪怕再可怕也好。

而且,如果不再一次思考的话,

因为,这双手甚至连一次都没有,

用自己的意志战斗过啊——!!!!①

“这个求救,我确实收下了,

虽然是凄惨得不行的呼救,

但是,其中含着的意志!

这顽强的毅力!

让人敬佩,

这个人的呼救就算被所有人无视,身为骑士的我也不会当做充耳不闻!!!!!!”

昴听到有人在高声宣言着什么。

接着。他听到玻璃破碎的声音。

视野突然亮了起来。

视野里的噪点也消失不见了。

昴拼命抬头,向前望去。

房间里原本放置的三个巨型玻璃拱门现在只剩下一个了,其他的两个都化为碎片。

然后,在剩下的那个拱门前。

站立着一个身影。

虽然从外表看是一个穿着白色骑士装的外貌俊美的紫发男子。

但是,那份质量感。

那只是看一眼就会恐惧的庞大的玛那量

和环绕在骑士身边的各色精灵。

都在清楚地说明着他的身份。

英灵。

过去或未来被人们传颂,被人们敬为英雄的存在。

在死去时会被世界的意志所指引,成为永恒不灭的存在的灵魂。

超越了人类的存在。

那份力量感,即使是昴也能感知到。

眼前的骑士与之前遇到魔兽不是一个等级。

“作为阁下的servant,至英灵座受召唤降临无比,请问,阁下就是我的master吗?”

昴无法理解眼前的事情。

“嗯?一脸惊讶的表情呢,

怎么,你对自己在参加圣杯战争还没有实感吗?

虽然很失礼,如果你是这样的半吊子的心态参加圣杯战争的话,会死的。

拿出刚才呼救的不顾一切和顽强。

再次问你一次,

阁下,是我的master吗?”

啥的?!!这个家伙!!

昴被他的话语所激怒。

自己跳出来,不帮忙不说!还在那叨叨地说个不停!!不知道为什么这家伙超让人讨厌的!!!!!!

但是,他的力量无可置疑。

他的力量是昴现在唯一的依靠。

虽然这家伙很讨厌,

但是现在,昴只能依靠他了。

“啊啊,是啊!我就是你的master啊!混蛋!啊啊啊,超火大的!!”

“那么契约成立,今后的战斗请多多指教了,我会全力辅助阁下的。”

忽视了昴的不满,骑士向昴行了一个骑士礼。

昴的右手背传来一阵灼痛。

由三划组成的红色花纹出现在昴的手背上。

这就是令咒,

通过预选,

与英灵缔结契约,

身为master的证明。

昴看着手背的图案,心情复杂,他自己也表达不出来什么感觉,想要感慨很多,但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从骑士降临就被放置play的人偶突然向昴袭来。

但是,人偶攻击的轨道被骑士的剑挡住了。

“虽然对我有不满,但是还是选择借助我的力量吗?英明的决定,那么,作为回应,请见识一下我的力量会不会让你信任。”

只是一瞬间的是。

在昴还在腹谤这家伙怎么这么自恋的时候,战斗就结束了。

被干净利落地一剑斩断,人偶被破坏到无法站立。

“真是轻松的战斗。”

骑士在收回剑时,说了一句话。

但是昴已经无法听清了,手背上的灼热好像延伸到了头部。

身体开始无力。

好像又倒了下来,但是被骑士给扶住了。

“master没事吧?!”

无法做出回应。

在意识快要消失的时候,

又听到了那个声音

“这样你就是最后一位适合的master了呢~那个令咒的意义,你应该知道的~那是证明~也是诅咒~真是奇迹呢~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在最后关头才召唤出servant的master~。”

好烦,昴想着。

轻飘飘的语调令人作呕。

“别用那种表情~,虽然对你而言接下来是地狱,但是有一个对你而言的好消息哦~。”

现在还有什么可以称得上是好的消息吗?

“有个人要我转达一个口信呢~。”

声音停顿了一下。

“我爱你,昴,我在最后等着你。”

心脏开始剧烈跳动。

无力的四肢开始有力量在流转。

明明只是一句话语。

但是,为什么呢?

从心里涌出的力量,和对口信的主人的爱怜,都让昴的心再一次充满活力。

没问题的。

不知为什么有这个自信。

“那么再次宣言吧!最后的master入选哟! 日常已经结束,接下来,等待你的是战场,你的剑,你的盾,已经在你的身旁。”

“这只是开始,真正的战争马上就要开始了,未熟的master哟!战斗吧!渴求吧!为了那万能的愿望机,圣杯!为了自己的欲望而赌上一切吧!”

圣杯?

听到了不理解的词汇,从刚才就一直被提及,但是记忆里却没有确实的记忆的东西。

“正是如此,那是曾经在地上,能实现所有愿望,被称为万能的许愿机的存在。

人们把这奇迹称为圣杯,众多的欲望为了追求无限而争斗,但是,只有一个人能抵达圣杯。

这场战争,由这个系统所继承,

因为能得到圣杯的人只有一个,魔术师们赌上性命开始了战争,而你现在就站在这个的入口。

听着,众多的魔术师哟,无论汝等的愿望能否照亮大地,汝等都将成为救世主,或是罪人,

那么,尽情厮杀吧!炽天的王座,只会迎接最强的愿望——”。②

突然正经起来的声音回荡在整个空间里,

昴无法接受如此大量的信息而开始摇晃。

“战斗时剑是必要的,那就是侍奉主人(master)的从者(servant),他们既是贯穿敌人的枪,也是阻挡獠牙的盾,
他们就是为了交战而存在的英灵,也就是你身边的家伙。”③

昴看向正扶着自己的骑士,

骑士对于昴回以疑问的眼神。

仿佛在奇怪事到如今,昴为什么才知道一样。

“你的决意我已经看见了,无需怀疑,这决意就是代价,我这就替你打开通往圣杯战争的门!”

已经不行了。

头已经承受超过承受程度的疼痛了。

耳边开始响起轰鸣。

思维变得黏黏糊糊的。

在昴向黑暗的深渊滑落时,最后听到了,

“那么,圣杯战争就此开幕,

无论什么时代,无论经历多少岁月,以战争登上顶峰都是人类的天命。

被月亮选召,来到电子世界的魔术师们啊!汝等!拿出自己是最强的证明吧——。”④

预选结束  黄昏时间end

注:①②③④皆来自psp游戏fate extra游戏剧本。

好的,序章完结,圣杯战争正式开始,话说看这篇文的有玩过extra的吗?因为蘑菇的设定太多了,所以这篇文有四个段落是从游戏剧本里搬过来的,我没法解释得像蘑菇一样好,所以搬过来了,这不是凑字数,请看文的各位多多包涵。

评论(1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