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猫团子

fate ture end

第一章(上)

        第一战,开幕。

       剩余:128人

      泥泞的日常燃烧殆尽。

     魔术师们为生存而竞争。

    即使如此,命运之轮依旧轮转。

    最弱之人啊,锻造你的剑吧!

  你的生命,只为了展现你自己的价值而存在。①










       消毒水的气味环绕鼻尖,白衣的护士和医生在对自己说着什么。

      
      愤怒

   
      无力

  
      无可奈何

      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但是在那里听着他们的话语的自己的心情确实传达过来了。

   
       自己在为着谁愤怒着,

       正责怪着自己的无力,

       自身的无力没有比这时更有自觉了,

       不管什么自己都可以做,

       血液都好。

       身体器官都好。

       只要是自己能给的,自己都可以付出。

       只要为了那个人,自己什么都可以做。

       只要那个人,那个比任何人都要温柔,

   比任何人都要美好的人能够从病魔的手里脱身,自己什么都可以做。

我,想救你。

想救你。

不管什么代价,

我都会……

“。。。。。。。。。。。”。

谁在病床上说了什么,

温柔地抚慰了自己,

所以,为什么是这个人,

无法得到普通人的幸福啊!








意识苏醒了,

昴睁开眼睛,

梦中消毒水的气味好像还残留在鼻腔里,

不,这里确实有消毒水的味道。

昴躺在类似于医院病床的床上,在床的右边有用来遮挡的蓝色塑料屏风。

一尘不染。

这里是月海原学校的保健室。

但是和昴印象里的保健室稍微不同,天花板和地板的一些地方是用看着像是未来科幻电影的六角型光片拼接而成的。

“贵安,终于醒来了,真是昏迷了很长时间呢,master,不过,没有错过本战,真是太好了。”

床边突然出现了骑士的身影,

“我说你啊,你的出现简直就是在提醒我现在正身处于怎样的噩梦中啊!让我稍微逃避一下不行吗?!”

昴头痛地扶额,

在意识消失之前的事真想当做是做了一个噩梦。

被卷入只有最后一个人能活下来的残酷战争。

见识到了超乎想象的servant的力量。

还有和平的日常只是幻影的打击。

以及虚假的友人们。


这几条加在一起就让昴想用被子蒙住头,一直逃避下去,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但是,骑士的存在却在提醒着昴,

这都是真实的。

绝对不容许昴逃跑。

“真是遗憾,虽然你好像想将被卷入圣杯战争当做噩梦来忽视,但是,原本参加就是你自己的选择,之前已经有决意要赌上性命了,现在再来反悔,不会觉得很丢脸吗?”

骑士平静地说道。

“吵死了!我完全没有要参加圣杯战争的记忆啊喂!再说,要拼上性命的愿望什么的我完全没有啊!我,我只是不想死而已!”

昴自暴自弃地向骑士怒吼。

已经够了。

自己没有什么执着的愿望,即使是有,现在自己也没法想起来。昴现在关于自己的记忆只有自己的名字叫什么,年龄多大了,之类的。

其他的记忆完全一片空白。

骑士惊讶地挑眉,

“想不起自己的愿望吗?这种问题就算是我也没办法了,您对于这种状况有何见解吗?女士。”

突然恭敬起来的口吻让昴想跳起来吐槽区别对待。

但是,从屏风后出现的人却让昴的声音消失在了喉咙里,

“艾米莉亚,碳?”

出现在昴眼前的是身着白大褂的银发少女,

熟悉的发色和尖尖耳朵让昴不自主地想到了自己在虚假的学校中暗恋的少女。

但是,她并不是艾米莉亚,昴在叫出艾米莉亚的名字时就知道了,即使她的发色,身高,和尖尖的耳朵和五官轮廓和艾米莉亚相当相似,但是只要是都见过她们两个人的话就知道她们很容易区分。

眼前的少女更加成熟,如果说艾米莉亚给人的感觉是洁白无瑕的百合的话,那么眼前的少女就是已经开始绽放魅力的玫瑰。

不管是谁,第一眼看到她的第一印象都是甜美吧,这份完全和艾米莉亚不同的气质将两个人区分开来。

少女好像很困扰,她微微歪头,

“不,我的名字不是艾米莉亚,昴君你认错人了,我的名字是莎缇拉。”

“莎缇拉……”

“是的!我是这个学校的保健委员(高级NPC),这个学校的所有master的健康管理担当,你苏醒真是太好了!”

莎缇拉微笑地向昴鞠躬。

“那么,我们开始记忆的确定,在每一个魔术师进去SE.RA.PH时会被抽走原本的记忆,导入虚假的记忆,作为试炼,当然,在正式进入本战时,原本的记忆会归还给主人,现在。请回答我的提问,昴君还记得什么吗?”

“除了名字和性别和年龄以外其他的完全不记得了……”昴低沉地回答。

“诶?!不会吧?!记忆的归还出问题了吗?但是不可能的啊?那么我也没办法了呢,mooncell的错误不是我能修复的,说不定只是数据的传输缓慢而已,昴君的话就暂时先这样如何,说不定记忆会在哪天传输回来也说不定。”

要自己毫无目标地战斗?!不可能的吧?!虽然还没有体验过真正的圣杯战争,但是昴清楚地知道,如果毫无愿望地战斗的话,恐怕昴会早早退场的。

但是,昴的担心被莎缇拉无视了,因为莎缇拉只是负责管理master身体健康而已,记忆的错误和莎缇拉的职业(设定)没有任何关系。

“那么,我来为昴君讲解一下什么是mooncell和SE.RA.PH和这场战斗吧。”

莎缇拉喝了口水,

“这个圣杯战争的舞台是灵子虚构世界Serial Phantasm,简称“SE.RA.PH.。

魔术师们通过现实世界的“输出口”进入灵子虚构世界之后是具有灵魂和肉体的,准确的说原本的灵魂就是被珍藏在这边的更加准确。

       SE.RA.PH.是由灵魂的组成成分灵子构筑而成的,因此远比原本的世界更加现实,为了能够观察人类,并且得到大量的数据作为衡量的标准,mooncell会定期从现实世界征召人类进行竞赛,报酬便是实现一次愿望。

mooncell则是正式名称为Moon CELL Automaton或者Moon Cellular Automaton。

被人们当成太阳系最古老物体的谜之物体。实际上是位于月球内部的直径长达30km的光子晶体(折射率周期性地变化的奈米构造体,能够以奈米结构对投射到内部的光进行控制)。

同时能够以魔术概念将“量子电脑”实现出来的自动记事装置。从地球诞生起一直观察、把地球上一切生物、生态、历史,甚至灵魂都记录下来。

作为观察的一环,更将许多的“假如”也记录在内。mooncell之所以是圣杯,就是它能将这些“假如”实现。②

魔术师是什么?诶?!连这种记忆都没有了吗?!我知道了,我从头开始讲吧,

魔术师(Wizard)

顶级黑客,亦称“灵子黑客”。普通的黑客只能将神经连接至网路进行介入,魔术师则是能把自己的精神、肉体和灵魂进行“灵子化”送进电脑世界当作分身(即为电脑世界中的灵魂物质化)的异能者。这需要具备被称为魔术回路的架空神经,以及能将自身的本质明确地数値化的才能。③

要问为什么叫魔术师的话,因为这些人原本是能在现实中是可以行使魔术的,也就是魔法的奇迹代行者,

但是现在在这个世界中大源的魔力(Mana)已经枯竭了。因此“魔术(Magi)”和“魔术师(Magus)”几乎都衰落了,
在1970年代的大崩坏之后,魔术师们接受了自己的终结,引进了一直视为禁忌的近代科学,最终把“灵魂”重新进行了定义。也就是被称为魔术理论·拟似灵子的“意识的输出口”。过去,意识只能通过肉体来表露。但是魔术师成功测定出了“灵魂”的位置,将它的输出口投射到电脑空间的分身(虚拟形象)上。④

于是,魔术师终于转为了灵子黑客。”

莎缇拉说完,从外套的口袋里拿出一个像是触屏手机的机器,

“以上是我能讲解的全部内容,接下来的内容请去询问自己的servant,这是每个master都要配备的终端机,战斗的时间,系统的消息都会发在上面,

附带一提,这个学校里除了有像昴君这样的master以外还有负责维护系统的学生会(NPC),他们会为master提供最低限制的帮助,但是,master不可以伤害NPC,同时NPC也不会伤害maste,

NPC对每个master都是一视同仁的,NPC不会偏袒任何master, 同时master如果对NPC有攻击行为的话,会mooncell抹消记录(杀死),

NPC是mooncell以从世界上曾经存在过的人物为原型创造出来的人工智能(AI),

如果这个学校有昴曾经认识的人是NPC的话,请不要惊讶,那个只是人工智能而已。

以上就是全部,如果确认身体没有异常的话,就可以离开了,新来的master请去位于中庭的教会找罗兹瓦尔神父报道。”

说完,莎缇拉就不在理昴,坐在桌子面前开始整理资料,不管昴怎么呼叫她都没有回应。

即使知道了这个学院的知识,但是昴还是没有一点过去的记忆,不管是魔术师还是圣杯都没有唤起昴一点点的记忆回音。

“这还真是糟糕,竟然忘记了自己的愿望,而且还陷入如此消极的境地,如果不是master你召唤我过来时的顽强毅力和意志让我印象深刻,此刻,我都要怀疑你是否有资格做我的御主了呢?”

骑士的话点燃了昴一直压抑的愤怒。

“你在说什么风凉话啊!没有资格又怎样?!反正我现在去打架的话,不管怎样都会输的。根本毫无意义!”

昴完全自暴自弃,

“我没有想要奋斗的目标,不管是欲望还是绝对要达成的目标我都没有啊!

只是知道自己是谁,但是,在这以后的事,我完全不知道了。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完全忘记了啊混蛋!

就算你说我以半吊子的心态参加会死,我知道啊!但是,我也只能用半吊子的心态参加,

我,在那个时候仅仅只是不想死啊。”

昴抱住脑袋。

“那么就用那个来当你暂时的愿望好了。”



一直在安静地听着昴说话的骑士突然说道,

昴抬起头,

“我是因为听到你的呼救而从英灵座来此的,即使你对于战斗态度消极,我也会尽全力保护你,嘛,虽然这种消极对于master而言是失格,

但是,servant本来就是为了回应master的愿望而存在的。

如果master你只是想要消极等死的话,我也无法插手,但是,如果master不想死的话,”

骑士直视着昴,

“那么就以尽全力不死为目标而奋斗好了,虽然不是什么雄伟的愿望,但是也绝对不会被他人所轻视,

如何?master,暂时找不到自己的愿望的话,就以这个为现在的目标如何?”

昴呆呆地看着眼前的骑士,

半饷,昴低声笑了起来,

“什么啊,你在安慰我吗?”

“并不是,我只是作为servant向master进言而已”

“我,不想死,绝对不想死,不管有多难看我都会挣扎着活着。”

“我已经知道了你对生的执着,我就是因为你的这种执着而被你召唤过来的,对于这种执着我并不讨厌。”

昴沉默了一会,

用细微的音量,像是犹豫地说道。

“我,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圣杯啊,愿望机啊什么的跟我没关系,我只是想要为了生存而战斗,”

“……可以把你的力量借给我?”

骑士单膝跪下,

“将我的剑在此献给你master,此身将会作为你的剑,你的盾,我的命运与你相连。”




这就是菜月昴和servant的第一次的正式交谈。

失去了自己的少年和骑士的圣杯战争即将开始。








这章世界观解释的有点多呢,我没有在凑字数哦。

注:①②③④摘自fate extra游戏剧本和百度百科。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