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猫团子

fate ture end

第一章(中)

莎缇拉确实是叫自己去中庭的教堂找一个叫罗兹瓦尔的神父来着,

从保健室出来后,昴就按照莎缇拉所说的一样前往中庭,

在出来的时候,一直侍立于旁的骑士突然灵体化了,对于灵体化没有概念的昴自然是下了一跳,

不知道什么情况的昴想要呼唤骑士,但是,昴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他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骑士。

这特么就尴尬了……

明明刚才才说要借助这家伙的力量活下来,但是,却连怎么称呼人家都不知道,

真的靠谱吗……

昴原地陷入了沉默,

对昴的突然沉默感到好奇,于是骑士显现了身形。

“怎么了?master,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昴吞了一口口水,抱着会被自己的servant嫌弃的决心,问道,

“你……该怎么称呼来着?”

骑士沉默着。

现场陷入了迷之沉默。

无法忍受长时间沉默的昴抬头看向骑士,发现骑士正已复杂的表情看着自己。

虽然很想向他大声抱怨那是什么表情啊!快点说点啥啊!之类的,

但是昴现在没有那个底气。

终于,骑士打破了沉默的地狱,

“呼~看来,我高估master你对于圣杯战争的理解呢,”

无视了昴的小声嘀咕“这还真是抱歉哪。我作为master简直是灾难。”

骑士说道“不,不如说没考虑到master你的特殊情况是我的不成熟,

那么,在自我介绍之前,我先向master讲解一下关于职介的知识,这是最基础的常识,而且也是能够掌握对手重要情报的基础知识,请仔细听,

被召唤过来的英灵在圣杯战争里会被圣杯根据自身的特点分为七种职介,

有着和剑之骑士相称的传说,同时除了魔力以外的能力值皆为最高级的英灵——saber,
saber具有职介技能[对魔力]和[骑乘],这种职介的英灵一般都具有瞬间攻击力强大的优点,

附带一提要符合这个职介的话,需要满足最低限度的要求:以剑作为武器,

然后,就是Lancer,使用枪的战士,除了saber以外要求最苛刻的职介,能力值的优秀是毋庸置疑的,而且这个职介对于敏捷的要求相当高,擅长闪电战。

Archer,就是名义上的弓箭手,使用弓为武器的英灵,这个职介的技能:单独行动,可以让servant在master死亡后还能存在一段时间,

rider,传说中可以驾驭幻兽的骑手,这个职介的能力值要求不高,但是宝具的优势可以补足,这个职介的机动力相当高,

caster,和字面意思一样,是擅长咒术或魔术的施法者,这个职介的魔力值很高,但是其他参数最低,

还有就是assassin,暗杀者,虽然能力值也很低,但是却有着连英灵都察觉不到的[气息遮断],如果是以master为目标的话很难办,以后请多注意这一职介,

最后,就是berserker,狂战士,用理性去交换全能力的增幅,这是个难办的对手呢,

以上,就是全部的职介,那么,master作为测试,你能说出我的职介吗?”

昴上下打量着骑士,

讲真,都不用想,

骑士战斗的样子自己见过,那是精湛地让人屏息的剑法,

“saber,是吧”。

“是的,我是以saber的身份降临的servant。master称呼我saber就好了。”

昴顿了一下,

“这是职介名吧,你的真名呢?”

“我的真名在合适的场合会告诉master的,在初始阶段暴露真名的话,会被敌人抓住弱点的,

对了,master的话还被mooncell赋予了一项权能,master可以看到自己servant的数值,也可以看到其他servant的,但是如果对方servant有遮蔽的宝具或者是被master隐藏的话,是看不到的。”

昴按照saber的话,集中精神看着saber,确实是看到了数值,

但是,

“为什么特么全部都是E啊!!!”

servant.saber

master:菜月昴

属性:秩序.善

筋力:E

耐久:E

敏捷:E

魔力:E

幸运:E

宝具:???

固有技能就不用看了,因为除了[对魔力]是B+以外,其他都像宝具一样看不到,

真是凄惨的属性,大写的绝望,

“你不是说你是saber吗?!saber的能力值不是除了魔力以外是最高等级吗?!这个满屏的E是怎么回事?!!!你是骗子吗?!”

“这还真是不实的指责呢,master,servant的能力会根据master的能力变化,强大的master可以完全发挥servant的力量甚至是更高,但是反之,master的力量不足的话,会让servant的能力下降,甚至陷入连宝具都没法使用的困境。”

“我的锅?!!”

不知道为啥,昴总觉得眼前的servant好像在用嫌弃的眼光看着自己,不,不是好像,就是在嫌弃啊!这个混蛋!

这还怎么打?直接散伙好了,

昴不禁有了这个想法,

“嘛,虽然我的能力因为master的原因下降到了让我也惊讶的程度,但是,既然已经向你立誓了,我就会一直跟着你的,而且万幸的是距离正式开战还有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好好锻炼master的话,我应该可以拿回以前两成,不,三成的实力。”

“锻炼啥的,你说的真轻松啊。”

昴的嘟囔被saber无视了。

一心想着如何锻炼master的servant的样子不知为何,让昴想起了恶鬼教官。

昴有点担心未来自己会不会死于自己的servant的剑下了。

不不不,现在不是立flag的时候。总而言之,麻烦的事情一大堆,只能一件一件地解决目前能做到的。

在昴为未来担忧的时候,saber丢下了一句,“在战前暴露自己的姿态是不妥善的行为。”

就再度灵体化了,这回昴能感觉到从者并没有消失,昴能感觉到saber的气息离自己相当近。

在去中庭的路上,昴顺便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昴一边环视四周一边想,月海原学校的环境并没有太大变化,就像保健室一样,除了一些地方像是用六角型光片拼起来的之外,基本没什么变化,现在的昴已经知道那些光片其实就是构成这个学校的灵子,

特意把构造的灵子暴露出来,这是故意的吗?

是在提醒master这不是现实吗?

昴来到中庭,抬头看向天空,蔚蓝的天空也真实的让人产生错觉,但是,在学校范围外的天空也有着用光片拼接的构造。

即使跑出学校也没法脱出,莎缇拉曾这么提醒过,一旦离开学校范围,就会被环绕着学校的虚数之海给吞噬,被mooncell消除。

昴推开教堂的大门,想找到一个叫罗兹瓦尔的神父,

但是,这个教堂里并没有像神父这个职业的人,

在礼拜台前坐着一个正拿着一本厚重的书在读的金色钻头卷发萝莉,可能是因为昴推门的声音吵到她了,她不满地瞪了昴一眼,

还有就是正坐在长椅上微笑着打量昴的穿着让人想到小丑的化妆男,

无论是谁都不像神父,

“欢迎~最后的master~,”

出乎意料,最先打招呼的是那个化妆男,

“我是罗兹瓦尔.L.梅扎斯,是这场战争担任监督的NPC~,同时,也是负责为master讲解这场电子圣杯战争规则的神父~。

首先,恭喜你通过预选~。”

不知为什么,化妆男,不,神父的声音听起来很熟悉,昴总觉得在哪听到过,这种轻飘飘的语气。

“如你所见,这是一场与地上圣杯战争完全不同的战争,所以规则也会有所改变,

与敌方的战斗在竞技场里进行,每周,你会和一位master战斗,

128名master每周都要互相厮杀,直到其中一方死亡,胜利的一方会获得两天的自由时间,休息时间根据Mono CELL的判断而定,所以不会所有人都在相同时间到达决战日。
然后会在自由时间结束后,在二楼的告示板看到自己下一战的对手,在决斗之前,

master有六天的准备时间,想要做什么都好,去刺探敌方的情报,去锻炼自己都可以,但是在校舍如果战斗的话,会被mooncell消除,

需要锻炼的话可以去迷宫月想海,迷宫共有七层,对应七位对手,

SE,RA.PH是规模变得巨大的Moon CELL为了营运自己而后来增建的附加引擎、附加记忆容量。

嘛~人类的视点只能把Moon CELL的网络理解成“光”,不过能够把灵魂化成灵子的魔术师则可以将其理解为“情报”,并作为一个个体参与其中。

在这个世界中死亡会牵涉到灵魂的消灭以及存在本身的抹消,这称为“电脑死①

这个学院是SE.RA.PH.创造出的二十一世纪学园景色。

Master们会在这里得到自己的私人房间。

但是,校舍并非只有一个,圣杯战争第一战的时候会同时运营七个校舍。

第二战时会被限制在两个校舍中,第四战时剩下的Master会被聚集在最后的校舍。校舍就像是漂浮在这个海洋上的殖民地或是船只,每进行一战就会增加深度,最终会抵达Moon Cell中枢。在送出最后的Master后,校舍便会在巨大的情报旋涡中塌毁。

总而言之,圣杯战争的本选是以淘汰赛的模式进行,非常简单易懂吧~

但是,双方必须于准备期内分别在迷宫(Arena)的两层获得决战场的钥匙“暗号键(Trigger)②

否则,就不会被允许进入决战场。

每位master会得到一个空教室作为自己的房间,这个房间是绝对保密的,不管在里面说什么都不会被泄露,是绝对安全的场所,

请把你的终端拿出来~我要在上面输入你的房间的识别码,但自己房间门前只要刷一下就可以完成认证了~

嘛~别嫌麻烦嘛~,有一个绝对安全的场所不是很让人安心吗?你的房间在二楼的202 教室,

迷宫的入口就在你预选时通过的那个门,一天只能去一次,请把握好时机,

以上,就是全部,啊!对了对了,如果因为master使得servant不够强的话,可以在迷宫里锻炼,当获得一定的玛那时,就能来这里找贝阿朵莉切进行灵魂篡改,将servant变得更强。”

昴看向一直在看书的贝阿朵莉切,又被瞪了一眼,

罗兹瓦尔又坐回长椅,这是送客的意思,昴也打算离开了,

在要踏出大门时,昴突然想起来了,

“喂,罗兹瓦尔,你是不是在预选时有出现过啊?”

昴想起来了,那种轻飘飘的语调,正是自己在预选时宣言自己通过,以及给自己带过口信的声音。

“嗯~怎么说呢~我也不知道呢?我只是mooncell以罗兹瓦尔.L.梅扎斯为蓝本制造出来的AI,连记忆都无法自由保有,也许,我有出现在预选里,但是,现在,我完全没有关于这个的记忆呢~。”

昴看着罗兹瓦尔,神父一直保持着真假莫辨的笑容,让昴摸不清他是不是在装傻。

“算了。”昴走出大门,虽然想知道给自己口信的人到底是谁,但是,目前好像没办法从那个神父那里知道。

“灵魂篡改吗?真是体贴,这样的话我要回复原来的实力应该就会方便一点吧,即使是拖后腿的master的力量不足的缺点也可以改善了呢。”

昴听到灵体化的骑士在身边嘀咕着,

“喂喂,我的心受伤了哦!骑士大人,你作为骑士的宽容呢?!”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

“那么,现在要去那个迷宫吗?”

“不,现在去锻炼不是英明的判断,master今天已经消费了太多的精力了,现在master需要的是养精蓄锐,为明天做准备。我的建议是回自室休息比较好,等明天知道了敌人是谁后,在去迷宫。”

“我知道了。”

昴来到教学楼的202教室,途中遇到了莎缇拉说过的普通学生的NPC,master的校服颜色是黄色的,而NPC的校服是黑色的。这样很容易区分出来,

昴也试着和他们交谈,确实能够进行普通的对话,但是一旦涉及到圣杯战争的话题,他们就除了基本知识以外,不会透露更多了。

而且,这些NPC也让人觉得真实,不像是AI。

有自己的性格和情绪,虽然是按原来的某个人做为蓝本的,但是不管是哪个方面都复制的十分相象。

昴掏出终端,放在教室门的前面,

只听到“咔嚓”的一声,教室门就打开了,昴打量四周,

真的只是一间教室而已,不仅如此,那些桌椅还被搬到了一边,给教室中间留了一个相当大的空位,

昴寻思着搬几个桌椅来拼成床,骑士就自己现身把自己的床拼好了,接着,骑士向昴打了个招呼,就用披风当被子躺了上去,

昴:……英灵要睡觉吗?

在腹谤的昴拼好自己的床时,昴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当昴扭头看到骑士已经睡得十分安稳时,不由得想要磨牙,

说什么是为了让master养精蓄锐,结果睡得比他这个master还快,

不过,确实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昴刚躺上桌子,就无视不舒服的桌子硬度,睡着了。




正选 第一天 end

第二天,晨间时间

感觉好久没有这么好的睡过了,

站在小卖部前的昴一边打哈欠一边买面包当早餐,

问saber要不要吃时,被骑士拒绝了,明明要睡觉却不吃东西啊。

不,也有可能是那个一看就是贵族的骑士对于这种庶民的食物不屑而已。

虽然是在参加圣杯战争,但是在小卖部却完全看不出这种感觉,NPC和master混在一起买食物,当然,都看不到servant。

果然像saber说的一样隐藏起来了啊。

昴几口吃掉早餐,

按罗兹瓦尔所说,对战的对手会在告示栏上写出来,昴来到告示板前,

[第一战名单:。。。。。。。。。。。。。。。。。

。。。。。。。。。。。。。。。。。。。。。。。。。。。。

。。。。。。。。。。。。。。。。。。。。。。。。。。。。。

master:菜月昴     艾尔莎.葛兰西尔特

决战场:    一之月想海    ]

在名单的最下面找到自己的名字,

“艾尔莎.葛兰西尔特?外国人吗?”

昴回想着在之前虚假的学院生活里有没有这号人物,但是,昴在学校里被设定为重回学校的尼特族,再怎么想,他也只记得至今还没见面的拉姆和雷姆,NPC莱茵哈鲁特,普莉希拉,还有……

艾米莉亚……

昴心情复杂起来,他有点不明白他对艾米莉亚的感情,现在他想起艾米莉亚时,仍然会心跳不已,但是,这些有没有可能是mooncell制造出来的伪物呢?

昴对艾米莉亚的记忆只有在学校的记忆,连那些都是假的,那么昴对于艾米莉亚的感情呢?

“啊啊~烦死了!”昴摇了摇头,把刚才的想法甩出去,

“不认识啊,叫艾尔莎的人,不是熟人吧。”

昴这么想着,从某种程度来说真不希望是熟人。

突然,昴的背后开始恶寒起来,

不能回头!

昴的大脑在警报着,

回头就会死,

“咔哒咔哒”的高跟鞋声音在渐渐接近着昴,空气开始变得黏腻,

血腥的味道开始蔓延,

几乎可以具现化的杀气和狂气把昴压的透不过气来,

昴有印象的,

这种感觉,

这种杀气,

昴的腹部开始隐隐作痛,

昴有一个不太好的猜想,

终于,

“啊啦~你就是我的对手吗?”成熟的女声在昴的背后响起,

杀人妖魔!!!!

昴想起来了,在预选时无情地屠杀着校内学生的杀人魔。

名叫艾尔莎的杀人魔,这就是昴第一战的对手,

昴不敢回头,他的心被恐惧抓着,不停地发抖,

“嗯~为什么不回头呢?你认识我吗?”

混着血腥的黏腻声音在昴的耳边响起,

“!!!!!!!!!!!!!!!?!”昴无声地尖叫,

“请停下来,女士,在往前一步靠近我的master的话,请恕我冒犯。”

saber的声音让昴安心下来。

骑士显形,挡在昴和艾尔莎中间,摆出了防备的姿势,他也意识到了眼前敌人的棘手,面容严肃。

“真是凛然的骑士呢~”艾尔莎舔舔唇,那样子让昴更恶寒了,“我想看看你的肠子是什么样的呢~”说着,她的杀气增加了。

骑士一手按在剑上,

局势紧张地一触即发。

“嗯~但是真遗憾~这里不能战斗呢。”艾尔莎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

昴一屁股坐在地上,

喘不过气来,

        冷汗让衣服黏在皮肤上,十分难受。

       “真是棘手的敌人,没有感觉到servant的气息呢。是assassin吗?”

骑士思考着,

“master,没事吧?”

昴撑着地面站起来,

他稳了一下呼吸,

“啊,没事,那个女人是变态吗?之前在校舍没被她杀了简直是神明保佑。”

“以前遇到过?”

“是啊,真不想遇到她啊,简直是噩梦”

昴打了一个冷颤,

“是吗,那么,详细情况我们到迷宫里再说吧,在校舍的话会成为别的master刺探情报的目标呢。”
saber向昴示意了一下从刚才就在偷看的其他学生们,

“啊,知道了,先去迷宫吧。”昴点点头。


注:①②来着百度百科,依旧是世界观很多的一张,属性全E的尤里,唔噗噗噗噗噗噗。(笑)



















。。。。。。。。。。。给个评论撒~

评论(10)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