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猫团子

fate ture end

第一章(下)

第一天

因为是第一天,所以走廊里有很多的master在,有些的穿着是mooncell配置的月海原校服,有些则穿着富有个人风格的衣装,虽然只是很少一部分。

“那是因为那些master具有可以入侵程序改换虚拟形象的能力,所以,可以自由改变面容和衣装,附带一提,虽然不清楚master在失忆前是什么水准的魔术师,但是,现在这种简单的技艺master目前是做不到的。”骑士在旁边为昴解说着。

“我说,别在解说里夹私货啊!”

虽然这是事实,

毕竟能把servant拖累成属性全E的master确实弱得举世罕见,

该说不愧是本选吗?走廊里弥漫着紧张的气氛,master们混在NPC中互相警戒打量着,

明明是喧哗的走廊,却无端地让人想起蛰伏着让人看不清面目和数量的怪物,不安又沉闷的热带雨林。

“这还真是符合蠢猪们的氛围呢!”像火一样将空气里的警戒燃烧殆尽的身影出现了。

普莉希拉.跋利耶尔堂堂正正地出现在了走廊,充满光辉的身姿仿佛太阳一样驱逐了暗影。

而且令人惊讶的是她还堂堂正正地将自己的servant现身在外,

从外表上看,那是个头戴盔甲的独臂剑士,但是他的打扮却十分怪异,不,应该是不伦不类才对,要打比方的话就是上半身穿着整洁的西装,但是下半身却穿着裤衩一样的感觉,

相反,普莉希拉的衣装是饰有繁复的花边的古典礼服,每一个细节都毫无缺陷,完美地展现了她高贵和美丽,但是她的servant的衣着就只能让人感叹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普莉希拉.跋利耶尔优雅地轻摇着扇子,却用和她奢华的装扮不同的凛然威风的脚步前行。

不知道是因为惊讶她光明正大地暴露servant的行为还是被她的气势所压倒,走廊里的master都向两边避开,

但是,有一个例外,啊,不是菜月昴。

昴被突然向窗边挤过来的人群推到了窗边,

“等!喂!别推啊!”昴被挤到窗边,半个身子被挤出窗外。在昴就要失去平衡时,saber突然现身,用手臂将昴身边的人隔开,护住了昴。

“卿,还是和以前一样呢。”直面普莉希拉的人是个绿发少女,

不,与其说是少女,不如说是具有少女外表的某种光与热的威严集合体,她穿着类似于男式军装的服饰,在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戴着猫耳发夹的少女,是少女吧?昴没法确定,因为作为少女而言她的胸实在是太过贫瘠,而且,她穿着和军装少女风格一样的中性服装,但是,性别姑且不谈,

“是master?”从猫耳少女身上没有感觉到类似于servant的感觉。而且从她被袖口遮住的手背上露出的红色痕迹上可以看出来,她是master。

是同盟吗?一起行动的master,

在圣杯战争的初期同盟确实是个很好的选择呢,在第一战时,master可以和不是对手的master联盟,因为master人数还很多,但是随着战争的进展,master的人数会渐渐减少,同盟就会瓦解,但是,对于在初始阶段还没有强大实力的master而言,同盟无疑是个好的决定。

但是,从她单薄但是却挺直的背脊,和镇定的举止,昴不觉得她是个像自己一样是个弱小的master。

而且,被她所跟随的那个军装少女也不是普通人的样子。

她的气势可以和普莉希拉五五开,甚至在普莉希拉之上。

如果真要说的话,和其他master比起来,就像放进鸡笼的狮子一样。

那个人是?那个时候,

记忆在脑里复苏,在预选时向自己宣言会再次见面的男装丽人,就是眼前正在和普莉希拉对峙的少女。

“卿,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绿发少女向普莉希拉发问着,

“多余的疑问,妾身出现在这里的理由只有一个,”普莉希拉用扇子遮住嘴,抬起下巴,用高傲的姿态宣言道“当然,为了得到,不,是回收圣杯。”

昴哑口无言,回收圣杯?这已经不是用惊讶就可以表达的了,就这么地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

“回收?卿是已经有得到圣杯的自信了吗?”

“自信什么妾身不需要,妾身就是世界的中心,世界是妾身的所有物,同理,这个圣杯也是妾身的囊中之物,妾身不过是宽容地赐予了蠢货们来参与夺取的机会而已,圣杯什么最后只会回到妾身的手掌心里。”

“真是让人敬佩的发言啊,各种方面上。”一直在用手臂护住昴的saber感叹道,

“是啊。”昴已经没有力气吐槽了,被普莉希拉惊世骇俗的发言所震撼,昴的脑袋里只能一直在循环播放着唔哇哇哇哇哇哇的惊叹声。

“是吗?卿还真是自信呢,这次的圣杯战争我也会参加,卿是一个强敌呢。”绿发少女抱着胸。

“无聊,真是,你真是个无聊的女人呢库珥修,庸才不适合参加这场战争,用无聊的理由来参加的你简直连三流的喜剧演员都算不上呢。”

“……!!”

站在库珥修后面的猫耳少女被普莉希拉的话语所激怒,情绪上出现了波动,但是,她马上就把情绪隐藏好了,在库珥修的身后恭顺地低着头。

呜哇,简直就像特摄片一样,昴感叹着,

普莉希拉和库珥修的气势镇压了全场,

从两个人的身后燃起了截然不同的气场,,就像火和冰的碰撞一样。

“那么,就没有和卿交谈的必要了。代表家族参加的我,和单纯为了自己的卿没有相容的可能性。”库珥修向普莉希拉点点头。

“那么,失礼,我等先行一步。”

与普莉希拉错身而过,库珥修和猫耳少女的身影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那么……嗯?”普莉希拉扫视着四周,接触到她的目光的master纷纷移开眼睛,接着她的目光停在了昴的身上。

可能是因为昴身边的骑士的原因,骑士从刚才就为了不让拥挤过来的master伤害到昴而现身用手臂隔开其他master。

在只有master的走廊上,servant的身姿十分显眼,

“嗯?嘛,算了,走了,Lancer。”普莉希拉摇了摇扇子,转头离开,她的servant也跟着她一起消失在了昴的视野里。

“职介是Lancer吗?明明看起来是saber。”

普莉希拉走后,走廊里凝固的气氛一下就被解放了,master们纷纷开始散开来,讨论着普莉希拉和库珥修的战力。

“本来以为这次圣杯战争只有“血色新娘”这个劲敌,没想到那个库珥修.卡尔斯腾居然也来了,这次的圣杯战争真是棘手啊!”

“没感到servant的存在,隐藏起来了吗?跟在她后面的那个孩子是谁?”

“是同盟吗?但是库珥修.卡尔斯腾不需要同盟的吧,以她的实力。”

“那么是家族派过来的侍从吗?”

“普莉希拉.跋利耶尔的servant也让人摸不清头脑,用剑的Lancer吗?总之先强化物理防御比较稳妥。”

到底是正规的魔术师,他们的情报量远远超出了昴。

昴一边装作正靠在窗边发呆的样子,一边听着其他master的信息交流。

那两个人好像很有名,本来还在互相戒备的master们,好像因为这两个人的出现而开始交流她们的信息。

昴为了获取情报在原地听了会,将一些筛选出来的信息记录在了终端上。

在昴记录的时候,终端突然跳出一条信息,

[第一暗号键(primary trigger)生成于第一层取得]

“master,虽然情报获取很重要,但是,现在晨间时间已经快要结束了,我觉得比起更远的未来才会遇到的敌人不如先关注眼前如何?”

saber在旁边给出建言。

确实,罗兹瓦尔曾说过,在六天的准备期间不仅要锻炼自己和获得敌方情报,去迷宫拿到暗号键也是很重要的。

而且,自己现在的敌人是那个叫艾尔莎的变态杀人魔,就危险性而言,那可是一不留神就会死的地步。

自己可没有余裕去理会其他的人。

昴看了看终端里记录的信息和刚才在小卖部买的item(道具),

在确认回复药足够后,昴和saber来到了迷宫的入口。

晨间时间 end

——————————————————————

在刚踏进迷宫时,异样感就死死地抓住了昴,

心脏开始剧烈跳动,

就像察觉到天敌的动物一样,

冷汗开始流出来,

那个女人在这里,昴无端有这个认知,

脚被黏在了原地,一步都动不了。

“喂,saber。”昴小声地提醒着身边的servant。

“敏锐的直觉呢master,虽然感觉不到气息,但是确实有人在对我们释放着敌意,应该是隐藏在这个迷宫的什么地方吧,虽然危险,但是现在也是个拿到对方情报的好机会,别浪费了,谨慎前进吧。”

saber冷静地说。

第一层的迷宫相当单调,只是由透明的四面组成的曲折迷宫而已。

迷宫里有着很多的敌性程序,虽然强力,但是,毕竟只是程序而已,攻击的行动模式其实相当单调,只要抓住了规律,无伤消灭它基本不是问题。

servant的战斗由master来指挥,当然也可以让servant自行战斗,但是,如果由master来指挥的话,master可以用魔术礼装(code cast),来强化或回复servant。

刚开始没抓到诀窍的昴让saber受了些伤,在慢慢适应后,昴的指挥开始游刃有余起来,于是,两人一边警戒着敌人,一边向迷宫的深处探索。

“现在的攻略进度应该过半了吧?”在回复喷泉边坐下,昴看着终端里的地图说道,在每探索一个地方时,终端里的地图就会跟着一起更新,对于方位的确认十分有效。

站在回复泉边回复HP的servant点点头,

昴一直想吐槽这个回复泉,嘛,在迷宫里有可以回复master和servantHP的地方确实是个很贴心的举措,不如说昴很感谢这个设施的存在。

但是,

“虽然好像没有紧张感的样子,但是,真的好像RPG啊,连回复泉都有。”

“RPG?”saber疑问地看向昴,“那是什么?在圣杯给的现世知识里没有记录呢。”

“圣杯啥的不会特意把游戏记录到你脑子里得啦,没啥没啥,只是一种娱乐手段而已,跟骑士大人什么的一点关系都没有。”

“顺利的话,今天就能拿到暗号键了,道具消耗的程度比预想地要少,嘛,主要是因为在这里拿到了好用的礼装的原因。”昴摸了摸系在脖子上的红色围巾,①

虽然有点无视季节,但是,反正SE.RA.PH里也没有严格规定季节,对于温度调控也是以舒适的微凉为主,,所以即使戴上围巾也不会很热。

更何况,这条围巾是昴在迷宫的宝箱里发现的,这是目前为止,昴得到的最好的礼装。

“休整好了吗?要走了哦?”昴站了起来。“说起来,那个女人,到现在都只是在一旁看着啊,呜哇,毛骨悚然。”

“出发的话什么时候都可以,我只是为了配合master的体力而休息而已,毫无行动只是暂时的,在还没回学校之前,不要大意。”

“我是宅男体力真是不好意思哈!”

在不知道击杀多少魔兽后,昴终于到达了最后的宝箱,不出意外的话,暗号键就在这里,

昴向宝箱伸手,

在触及的瞬间,

雾出现了,

“——!!!!!!”笼罩了迷宫的雾弥漫开来,遮挡了昴的视野。

一道银光闪过,

昴下意识地退后。

还没反应过来,手臂就传来了疼痛,

昴的手臂流血了,刀刃毫不留情地撕裂了昴的手臂,伤口深可见骨,但是,这算是好运了,
如果不是昴往后退了的话,恐怕,现在被撕裂的就不是昴的手臂,而是脖子了吧。

“感觉不到气息?!”saber惊讶地看着昴。

在雾出现的同时,saber就拔出剑挡在昴的前面,

“master,是敌袭,注意,别离开我的身边,没事吧?”骑士警戒着,但是,

“master?”

saber没有听到昴的回答,

昴痛苦地抓住喉咙,像是吞了一口硫酸的疼痛让他说不出话来,

好痛,

只要每吸入一口雾气,喉咙就像被腐蚀了一样疼痛,

“毒雾吗?master,抓紧了,现在就脱离这片雾。”saber好像完全不受影响,

就在他想要将昴带离时,

稚嫩的声音伴随着曲折的刀光袭向了昴,

“不行,这是我的食物。”

骑士将袭击挡了回去,警戒着四周,

感觉不到气息,果然是assassin。

这个雾对于人类而言可以说是剧毒,对于英灵而言,虽然没有毒的影响,但是会让servant的敏捷下降一个等级,

“saber,撤退,现在不是交战的好时机。”用沙哑的声音向骑士传达着,

“明白了。master抓紧我。”

saber干净利落地转身,将昴拎起来,扛在肩膀上,用灵活的身法躲过暗杀者的袭击。向通往校舍的传送门跑去。

“要跑了吗?”稚嫩的女声再次响起,袭击的速度和力度开始增强,

“不行,要在这里将你们排除。”

从雾中袭来的刀化为网阻挡了saber。

“没法召唤出花蕾们吗?”saber想要吹散这片雾,却想起来自己的固有技能被封印了。

骑士和看不见身影的暗杀者交战着,因为无法认清敌人的正体,和担心master的安危,骑士陷入了胶着的状况。

好痛,这个雾,到底是,

昴努力撑着意识,狠狠地咬下回复药,疼痛稍微减轻了,但是只要在吸入雾气的话,疼痛就会复发。

但是,只要撑过三回合就好,mooncell规定过,除了决战,敌对双方在迷宫发生的战斗只能持续三个回合,三回合过后,mooncell就会强制介入停止战斗。

万幸昴在来之前在购买部买了回复药和一个瞬移道具,只是为了防止突发状况,只要用这个的话。只要saber撑过三个回合,马上就用这个道具瞬移回去。

“真是,没想到,刚买这个道具就会有派上用场的一天呢。”昴抓住saber衣领,在确定自己的血量还可以撑着后,昴让servant放自己下来。

“saber,迎击,”不顾servant的惊讶,昴下令道,“迎击,稍微争取一下时间,啥啊,信任一下我,撑过三个回合,我有买瞬间回校舍的道具啦,给我争取一下时间启动。”②

“了解。”

骑士的剑大开大合地挥舞着,气势如虹地破开雾气,

雾气破开后,出现的是一个女孩子,

“小孩子?!”昴惊讶着注视着眼前,

那是一个穿着与年龄不符煽情的暴露服装白发女孩,她身上的衣服只遮住了某些重点部位,好像完全舍弃了防御一样,白色的短发细碎地围绕着女孩精致的面孔,身高很矮,恐怕才到昴的腰部。

虽然双手拿着一看就很危险的匕首,但是她的眼神很清澈,就像她不是杀人,而是像幼童一样因为好奇而解剖昆虫一样。

天真的,无邪的,好像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小孩子。

这种反差可怕地让人不寒而栗。

“不仅穿着很危险,看着也很危险啊。”即使喉咙疼痛不已,昴也坚持表达了自己对assassin的观感。

女孩用带有无机质感的声音说道。

“被发现了,对不起,妈妈(master)。”

“啊啦~是呢,被发现了,但是没关系,assassin是好孩子,妈妈不会怪你的哟~”艾尔莎不知从那个黑暗的角落里缓缓走出,

“正面也没关系哦~这个master只是雏鸟而已,很简单就可以杀了哦。”

“那么,他有吃的价值吗?”

“assassin喜欢的话就好哦~”

真是异常的对话,

“切,杀人鬼和杀人鬼的组合吗?真是最糟糕了啊。”昴咋舌。

“这是相性的问题吧。”saber猛然向前,砍向assassin。

assassin灵敏地避开了,她快速地在迷宫的墙壁和天花板上奔跑跳跃,因为速度过快,她在昴的眼里看来就像黑色的流星一样。

saber用稳如堡垒的防御挡住了她的攻击,用高超的剑术技巧漂亮地挥开了匕首。

以这样的攻防撑过三回合后

昴的视野里再次出现了噪点。

昴觉得自己好像被一股力量弹开,他看到对方也是如此,双方因为这个力量拉开了距离,

“就是这个时候!”

昴抓住时机将手里一直准备好的道具丢出去。

昴和saber被蓝色的光包围着,

“啊啦~不多待会吗?客人~”

艾尔莎突然将手上的刀向昴投掷,想将昴手中的道具打下,与此同时,assassin也配合着再次发起奇袭。

“留下来就算了,我们不是客人而是用来招待你们的食物吧。”昴死撑着回答。

在assassin的利刃击中昴前,昴和saber顺利地脱离了迷宫,击空的刀刃刺进了地板。

“被跑掉了。”女童的声音在迷宫里回荡,

——————————————————————

午间时间 end



被转移回学校的昴被saber带到了保健室包扎伤口,

“啊,差一点就能拿到暗号键的啊。”昴坐在椅子上不甘地摇晃着双脚。

剧烈的动作让莎缇拉刚包好的绷带松开,莎缇拉只好苦笑着再一次包好。

“镇静下来,master,莎缇拉小姐很困扰,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明天在去迷宫看看吧,虽然今天拿不到,但是关于敌人的情报……?”

“怎么了,saber?”对servant的突然沉默感到奇怪,昴问道,

saber看着昴,

“master,你现在还记得在迷宫里和我们交战的敌人的面貌吗?”

“才刚刚回来就忘了吗?和我们交战的人不就是?!”

昴正要说出来时,突然发现,

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明明是才结束没多久的生死对战,但是,现在昴的记忆里对于敌方的情报只有职介是assassin和master是艾尔莎这两个。

面容如何,使用的攻击手法是什么,武器是什么,这一类的记忆完全不见了。

遭遇之前的记忆明明还记得,但是,遭遇敌人之后,战斗的那段记忆却在脱离战斗的瞬间化为空白。

这样的话,即使是看到了敌人的正体,也不会用任何用处。

“糟糕了啊。”昴头痛地抱住脑袋,“收集不到情报的话,就谈不上什么打倒了啊。”

——————————————————————

正选第一天end,

距离第一次决战还有五天。










































注:①凤凰的围巾,(大概翻译成这样,我是猜的,可能不对)在第一层迷宫里可以获得的礼装,效果是servant的HP小回复,在初期和单纯增加MP的礼装红白体操服合用的话,可以大大减少回复药的消耗,起到很好的回复效果,比在初期小卖部买到的乙太的碎片的回复量还高。就是MP消耗在初期有点高,所以要和红白体操服一起用,但是,我想昴应该不会穿体操服的吧。。。。
②回城水晶,(大概)可以瞬间移动到校舍的道具,虽然很方便,但是在探索迷宫类型的游戏里除了特殊情况,我个人觉得实用性其实蛮低的。

我觉得大家应该都知道艾尔莎的servant是谁了吧。




评论(3)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