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猫团子

ccc.ver

  开篇的星空相会梗

   —启动,已确认。
欢迎回家。

欢迎光临。

你好。

欢迎。

      又像以往一般让各位久等了,Master。
这里是灵子虚构世界

      由SERIAL PHANTASM——简称SE.RA.PH所创造的假想空间,月海原学园。
       恕我冒昧,按照规矩,请让我扫描您的价值如何。

标签:插班生
类型:有·因测定拒绝权而免除
品质:E-

   已确认。
   那么接下来读取表层记录。

   非常抱歉,读取记录失败。

   需要本人的认证(您的名字)。

   需要本人的认证(您的心灵)。

   需要本人的认证(您的证明)。

   恕我冒犯,请让我再次确认确认一遍您的名字和性别,以及选择与您契约的Servant。

已确认,谢谢。

        上课的铃声响起了,

        和平常一样的日常开始了,

       “唔哇哇哇哇哇哇哇!!让开让开!”

       用子弹般的气势向前奔跑的黑发少年在通往学校大门的路上狂奔着,

    对于街上的人们来说这是已经是每天都会看到的景象了,

       路边的水果摊大叔甚至还对着跑过的少年开玩笑,

“别着急嘛,昴,反正都迟到了,要吃个苹果吗?”

昴一边回头一边跑着,

“不!今天绝对会刚好到达!绝对不会再被抓啦!!”

“昨天也是这样说的哟!”

“每天给自己一点鼓励不好吗!!”

远远地,看到了学校的大门,

值日老师正打算把大门关上,

但是,

“给!我!等!!一!!下!!!”

被昴突如其来的大嗓门袭击,老师被吓得停下来手上的动作,

抓住了这个空隙,昴向前冲刺,接着奋力一跳!

“好的!!今天平安抵达!”

昴开心地振臂高呼,

“才怪呢。”

一只手从旁袭来,精准地抓住了昴的耳朵,用力一拉。

“痛痛痛痛痛痛,等,轻点啊,姐姐大人,耳朵要掉了,要掉了。”

拉姆,昴的友人之一,虽然只是昴自己认为的,

特点是毒舌和偷懒(?)

有一个相当能干的双胞胎妹妹,因为妹妹太能干了,

所以感觉拉姆好像总在偷懒。

昴向揪着自己耳朵的拉姆求饶道,

“拉姆一点都不想用自己百合花般洁白的手去揪巴鲁斯老鼠一样的耳朵,只是巴鲁斯实在是太没用了,拉姆只好这样表达愤怒。”

“我的耳朵像老鼠真是不好意思。今天我没迟到哦,姐姐大人。”

“不,迟到了。”

拉姆无情地宣言着,

“?!为啥?!我在铃声响起前到了啊?!”

“巴鲁斯的脑袋真的是没用呢,拉姆可是亲眼看到了斯巴鲁的迟到哦。斯巴鲁可是在铃声响的时候才踏进校园的,想抵赖吗?”

“别这样,姐姐大人!检讨什么的已经写到要吐了,绝对,绝对不想写了啊。”

拉姆面无表情地看着昴,

叹了口气,

“好吧,为了减少拉姆和雷姆的负担,善良的拉姆就给巴鲁斯指一条明路好了。”

拉姆看着昴,

“不写也可以,但是,放学后,迟到的人要去学生会办公室听训。”

昴挠挠脑袋,

“要听欧巴桑唠叨吗?那还是写检讨好了。”

拉姆接着说,

“今天,因为负责训话的老师因事请假了,所以,由艾米莉亚同学负责对于违规学生的处理工作。”

“?!!等下,也就是说!”

“能够连续迟到一个星期的学生只有巴鲁斯一个人,也就是说违规的学生只有巴鲁斯一个人。”

“也就是说!我可以和艾米莉亚碳在放学的时候独处吗?!”

“如何,拉姆这条明路如何?”

“姐姐大人太棒了!!请让在下一生追随您!!”

昴向拉姆鞠躬。

“拉姆只是想减少雷姆的负担而已,巴鲁斯如果没事的话,就去教室吧,拉姆要去休息了。”



向拉姆挥手,

昴走向教学楼,

在踏入教学楼的瞬间,

——?!!!!!

手上突然传来一阵灼痛,

“……昴,回答,快……不行吗?……再这……会……失,快……。”

耳边传来像是接收不好的收音机的模糊声音,

有人在呼唤自己的名字,

但是,昴看了看四周,好像没有人在注意自己,

错觉吗?

昴看向手背,刚才还在痛的地方现在出现了一个像是纹章的图案,让人意义不明。

“……令……咒……?”

从自己口中说出了更意义不明的话,

自己都不了解自己说出的名词,

这是什么?

昴一边疑惑着,一边走进去,

因为注意力一直集中在手背上,昴没有注意到头顶正发生着灭顶之灾。

“咚!!”

耳边传来巨响。

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躺在了地板上了,后脑勺传来一阵疼痛,眼睛里不停地闪烁着星星,

而且身上好像还压着什么,让昴喘不过气来,

“怎?!”

本来想奋力推开身上的东西,但是却感觉到了人体的柔软触感,昴就吓得一动不动了,

什么情况?!



昴的背后开始冒冷汗,

压在昴身上的人好像也缓过来了,他开口道,

“嗯~是昴亲你啊~色狼~”

……

……

这个声音相当熟悉,熟悉得让昴的紧张感一下就消失了,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接着对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发动了声波攻击。

“你丫在搞什么飞机啊菲利斯!!!!!!”

“喵!!!!太大声了昴亲!耳朵要聋了!”

“真是的!昴亲真是不温柔呢!”

气呼呼地坐在地上揉耳朵的少年,不满地抱怨着,

菲利斯,菜月昴在学校的友人之一,

特点是伪娘和猫耳,

棕色的柔软头发垂在脖子边,比女孩子还可爱的五官,猫咪一样可爱的举止,是宅男喜欢的类型。

更让宅男疯狂的是,他的头上还戴着一个和发色同色的猫耳发夹,

但是,

是“他”

是的,不论有多可爱,“他”是男的这个事实都不会改变,

关于这点,昴已经用惨痛的代价认识到了,

在最初见面时,是在漫展,宅男菜月昴和伪娘coser菲利斯认识了,刚开始,昴不知道菲利斯的性别,

怀着对猫耳的爱,昴和菲利斯成了朋友,在得知两个人都是同学后,他们迅速地熟悉了,

昴很开心,因为私服的菲利斯也是个很萌的妹子,所以昴的内心还是有点荡漾的。

结果,在中途,

昴上厕所时,菲利斯也进来了……

总之,那天的记忆昴现在想起来都还觉得头痛,

菲利斯在学校的学生会里担当着风纪副委员长一职,有时候会负责一些道具准备之类的活,

顺便一说,昴也是负责道具准备的一员,因为昴的缝纫技术相当好,从制作玩偶到古典衣裙都可以一手包办,所以经常被人拜托帮忙,因为制作玩偶的手艺太好了,导致坊间有“拿着菜月做的玩偶对幼女有好感加成。”类似这样的说法。

今天,菲利斯好像想要将戏剧用的道具放回储物室里,没想到被箱子遮挡了视线,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了下来。砸到了昴身上,

“呀,有昴亲真是太好了,没受伤真是太好啦喵。”

“我很痛啊!!!”

楼上传来踢踢踏踏的声音,

“菲利斯!没事吧?”

绿发的男装丽人出现在了楼梯上,

那美丽的面容和凛然的气质让人心跳不已,

“是,不用担心,库珥修大人。”

库珥修.卡尔斯腾,学院的风云人物,学生会的风纪委员长,行为方正,容貌秀丽,家世也很优秀。在学校里有许多的追随者,

附带一提,菲利斯是为了库珥修才加入学生会的,

昴和她的交集不多,大部分都是经过菲利斯而认识她的。

“是吗,没事就好,菜月卿?在这里做什么呢?”

菲利斯立刻回答,

“昴亲非常好人地接住了菲利斯哟,还说接下来要帮菲利斯搬东西哦!”

“等!!”

还没等昴反驳,

库珥修就说话了,

“谢谢卿,卿真是乐于助人。”

被这么夸了,就没办法了,

昴只好帮菲利斯把箱子搬到储物室里,

一楼的储物室好像很久没人来了的样子,灰尘积了厚厚的一层,

“这个房间,有多久没用了啊,灰尘那么多。”

昴摸了一下桌面,看着手上的灰尘,

“我也不知道喵,这个储存室菲利斯也是第一次来。”

总觉得是很不可思议的空间啊这里,昴环顾四周,明明是陌生的地方,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昴对这里有着熟悉感。

“再这样下去……,会……忘了……?呼唤……,昴!”

手背又开始灼痛起来,

耳边再次传来焦急的呼唤,

好像有谁在呼唤着自己,

焦急地,

竭尽全力地,

昴抬头,四周除了菲利斯以外没有别人在。

那个声音不是菲利斯,

不知道为什么,昴十分确定,

菲利斯绝对不会这么焦急地呼唤自己,

为什么呢?

昴对那个声音有着莫名其妙的安心感和亲近感,

而且,感觉怀念地快要哭出来了,

就像分别了许久的挚友突然来信了一样。

明明是像被亡灵呼叫的灵异事件。

但是昴对这个声音一点都不害怕,

没事的。

昴的灵魂如此述说着,

这个声音的主人绝对不会伤害自己,

因为,他是……

思绪到这里就断开了,

在怎么想下去,昴都更加想不起来关于这个声音的线索了。

头脑一片空白,

心里空洞洞的。

“昴亲?”

菲利斯的呼唤将昴惊醒,

“要上课了哦!”

仿佛是为了呼应菲利斯的话语一样,

第二次的上课铃声响起来了。

“唔哇哇哇哇哇!!!!!!”



急急忙忙将箱子放下后,昴向菲利斯道别,向教室冲刺,

虽然已经上课了,但是因为老师还没来,所以教室里还是很吵,

“早上好,昴君。”甜美的声音响起,

昴转过头,温柔的少女——雷姆正微笑地看着他,

柔软湿润的眼瞳,和拉姆一样的脸庞,像天空一样漂亮颜色的头发,惹人怜爱的身姿。

雷姆,拉姆的双胞胎妹妹,家务万能,学习优秀。是巨乳。

同时也是班里男生“最想娶来当老婆的女生”排行榜的第一名。

“早上好,雷姆琳。”

昴看向教室一边聚集在一起的学生,

“怎么了吗,那么多人挤在那里。”

“今天是普莉希拉同学的生日,她在邀请班上的同学参加她的生日晚会。”

“真是大阵仗。”昴感叹着。

“嗯~这不是愚民吗?”华美的声线响起,

“要不要来参加妾身的生日庆典呢,这可是妾身亲自来邀请的哟,快点给妾身感激不尽地接受吧。”

普莉希拉.跋利耶尔,班级女生欧派的第一名,家世和她一样华丽,总之是那种高贵得让昴这种平民仰望的身份,

本来,她和昴是没有任何交集的。

但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昴和她变成了关系不错的同班同学这种关系。

虽然普莉希拉说话高傲又不留情,但是昴觉得她其实是个好人,会庇护弱者,不会欺压他人。是个高傲的贵族。虽然说话的自称有点老气……

所以昴已经习惯了她的说话口气,

“好啊,但是今天放学我要去学生会办公室。晚点到喽。”

普莉希拉.跋利耶尔用扇子遮住嘴,

“哼哼~要去挨骂吗?”

“嘛,这是你自作自受,妾身的庆典不允许你迟到,要穿符合妾身同学的身份的服装,否则就让阿尔把你扔出去。”

“是是~”昴举起双手投降,

“咳咳!”

从一直被人忽略的讲台传来了咳嗽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接着教室一片寂静,

讲台上站着的是一位老人,

但是,他的姿态却不能用老人来介绍,

要说的话,就像古雅的执事,

像是从英剧里穿越出来的一样,

身上穿着完美的燕尾服,

花白的头发梳理整洁,

威严的面容,

而且还留着优雅的胡子,

但是,即使穿戴得如此优雅,

他的身上仍然散发着威压,

就像久经战场的士兵一样,

可以感觉到剑戟相交的感觉

握草好棒!这个老爷子,

这是昴的第一个想法,

这种优雅但又具有威严的老年绅士,

对于少女而言一定是会心一击,

昴看着讲台上的人,

羡慕地看着老人散发的威仪,

真好,

我老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就好了。

老人开始自我介绍,

“我是从今天开始担当诸位历史老师的威尔海姆.范.阿斯特雷亚,请多多指教。”

总觉得这个老师好眼熟的感觉,

昴想着,

在哪见过吗?

但是,这么厉害的老爷子,见过一面的话,就不会忘记的,

应该是错觉?

……………………

“咚咚咚咚咚咚。”

下课铃响了,

婉拒了雷姆的一起回家的邀请,

昴开开心心地向学生会办公室走去,

“我来啦!艾米莉亚碳!!”

推开门,

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桌子前的少女,

艾米莉亚停下正在写材料的笔,

“真是的!昴今天怎么又迟到了!”

艾米莉亚,昴的暗恋对象,

校花,和普莉希拉一样是个高贵的大小姐,

但是因为她的家和昴家是邻居,所以昴和她很亲近,

而且她是个很平易近人的女孩子,所以昴和她相处不会有隔阂,

而且是个老好人,

总之,昴已经暗恋她好久了,昴身边的人都知道昴喜欢艾米莉亚,但是艾米莉亚就是不知道,

真是天然的孩子,

“当然是为了和艾米莉亚碳一起度过愉快的独处时间啊!”

“真是的,别说奇怪的话,我在生气哦!”

虽然在昴的眼里艾米莉亚无论怎样都很完美,

就是太天然这点让昴头疼了,

不不不,天然也是艾米莉亚的可爱之处。

但就是太妄自菲薄了呢,

明明很优秀,但是对自己太没信心了呢。

幸福地听着艾米莉亚的训话,昴不由自主地想,

黄昏,暖黄色的阳光散满走廊,

昴背着书包,打算回家换衣服去普莉希拉家,

突然,

昴停下了脚步。

不是在踌躇什么。也不是被谁叫住了。

真的是毫无理由地,就这么停下了脚步。
……不。

不是“不知为何停了下来”,而是想起了“为什么来到了这里。”……

就像是一脚踏空了一样,

不安感袭上心头,

这是真实吗?

昴突然这么想到,

开心和乐的校园生活,

性格各异的友人,

平凡但是却无可替代的日常,

昴突然恐慌地想到,

这是虚假的吗?

一切只是个梦而已吗?

如果这是个梦的话,

那么,真实是……



不,应该是,真在做这个梦的自己究竟……

心脏被抓紧,

快要窒息了。

可怕,

可怕,

可怕,

可怕,

我(菜月昴)要消失了,

突然这么确信着,

想要原地缩成一团来逃避,

想要回家,


但是,


“……还差、一点……!
 我…现在…就来…
 醒!……和自己…Master!”

突然安心了,

昴把手放在胸前,确认自己的心跳声。

十分激烈的跳动。

这是危险的证据,

“不能留在这里。”

昴一向很相信自己的直觉,

如果是以前,昴肯定立刻就冲回家躲起来了,

但是,

那是在听到那个声音之前的事,

那个声音的主人,

一定要想起来,

那比眼前的这个危机还重要,

那是绝对不能忘记的重要的人,

不能忘记,

一定要想起来。

哪怕只是一点点碎片,

一直在向自己奋力呼唤着的

最重要最信任的……



毫无征兆地,

广播突然响了,

甜美的声音流泻出来,

“限制时间到了。通告留在校内的所有智慧体。

 遗憾地告诉你们。你们至今为止所拥有的世界观,已经完全崩坏了。

 因为通货膨胀,市场崩溃。

 连同圣杯战争一起,你们都被甩卖了。
 你们是 毫无价值 的东西。”①

说着残酷的内容,

这是死神的宣言,

校园的大门突然被汹涌的黑泥破坏了。

黑泥像野兽一样吞噬着一切,

不管是物品,

还是人,

都被无情地溶解了,

“救!!唔!”

离昴最近的男生被吞噬了,

男生向昴伸出手求救,

但是,

在昴抓住他之前,

他就被溶解了,

什么痕迹也没留下。

只是哀鸣仍回荡在空气中,

无数的学生在黑泥中挣扎,

无数的学生在求救,

无数的学生消失了,

黑泥开始蔓延。

这里是地狱,

学校一片黑暗,

昴发着抖,头脑一片空白,

等反应过来时。

昴发现自己已经跑到三楼了,

大家?!

昴想要去确认朋友们的情况,

但是,黑泥已经追上来了,

“嗯……”

细微的声音传入昴的耳朵,

昴向声音出跑去,

拉姆!!

被黑泥所束缚住的正是毒舌的少女,

黑泥已经侵蚀了拉姆的一半身躯。

“巴鲁斯?!”

拉姆惊讶地看着跑过来的昴,

“抓住我的手!!我把你拉出来!!”

昴向拉姆伸手,

拉姆抓住了昴的手,

昴用力将拉姆往外拉,

不行!

黑泥意外地有粘性,

不,不如说,

拉姆的身体已经和黑泥同化了,

就像深深扎根在地上一样,

无论怎么用力都拉不出来,

黑泥会将触碰到的东西的情报溶解,从头到尾重新覆盖上“自己的”的情报。

就像本该保护伤口的创可贴,变成真菌和伤口同化一样。②

事到如今突然想起来,

再更加地!

用力!

昴死命向后拉,

但是,却被拉姆用力挣脱了,

“拉姆?!!”

拉姆避开昴再次伸过来的手,

“够了!巴鲁斯一如既往地废材,连认清现状的眼力都没有。别过来!快滚!!”

被拉姆的气魄所摄,

昴呆立原地,

“就是这样,巴鲁斯这样的废材只要夹着尾巴逃跑就好了,巴鲁斯只能做到这样而已,快滚!!拉姆不想看到你。

切,终于想起来了,圣杯,太晚了吗,mooncell!这个仇,记下了!”

黑泥完全吞噬了拉姆,

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昴看着拉姆消失了,

昴的友人,

雷姆的姐姐,

消失了,

昴的手停留在半空中,

黑泥已经包围了学校,

逃不了了,

只能去天台了,

为只能逃跑的自己感到羞耻,

昴一边咬着牙,一边向天台跑去,

从天台上俯瞰,

学校已经被黑泥吞没了,

什么都没了,

只剩下了昴一个人和昴所在的天台,

昴已经不敢想象艾米莉亚的状况了,

“嗯~没想到,就居然有漏网之鱼呢。”

甜美的女声在头顶响起,

是谁!?

“你没有资格知道我哟~渺小的灰尘master先生。”

master?

听到了熟悉的词语,

“一直逃到这里真是辛苦你了,

但是,没用的哟,你的结局只有被我吃掉哟,”

魔女在说着,

“别害怕,大家都在一起哦,你的友人,你的暗恋对象,大家全都在我体内哦。

来,放弃吧,”

黑泥在逼近,

“放弃吧,我爱你喔,我爱着所有人哦,我爱着世界,沉溺于我的爱,大家一直在一起,闭上眼睛吧,一点都不痛哦,

放弃吧,接受吧,放弃吧,接受吧,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最爱你了哦,我可爱的小狗。”

魔女向昴倾吐着爱语,

意识开始模糊了,

脑袋里开始出现漩涡,

手脚开始无力,

但是,

“才不要啊!!你这个变态求爱女!!!”

昴大喊着,

驱除脑袋的无力,

“我,才不要放弃啊!!”

这仅仅只是出于不想被人玩弄于掌心的置气行为,

昴一脚踏上栏杆,

——?!!!!!!!

从上空传来了相当动摇的气息,

做对了吗?

昴奋力翻过栏杆,

“等?!等下?!!!!你在干什么?!!!”

昴从天台上跳下去,

“谁要做你的小狗啊!!!变态女!!”

……

…………

堕落着,

堕落着,

堕落着,

堕落着,

究竟掉到了多深的地方呢?

昴已经记不清了,四周全是黑暗,

这是bad end吗?

简直是悔恨地想要杀了自己,

这是一瞬,还是永远呢。

什么都没有,

已经无法再思考了,

手脚也无法活动了,

仅仅只是往下坠落着,

什么都不想,

逃避着现实,

这里是奈落的最低端,

地狱的最低层,

没有谁会来的荒芜之地,

只有黑暗伴随,

但是,

心中还残留着火种,

在呼唤着,

在叫喊着,

谁?

只是一句呼唤而已,

只要叫出来,

不管什么时候都会立刻赶过来的,

希望,

尽全力向上伸出双手,

好像看到了流星,

冲破黑暗的流星,

“——”

喉咙发出无声的叫喊,

“呼唤我!昴!前方是我所不能碰触的极恶之地,

只要一句呼唤,昴,我的名字,请想起来,

我是把剑与忠诚托付给你的骑士,

请,绝对回想起来,master。

不管何时,我都会在你身边。

所以,请呼唤。”

啊啊,出现了,

会来这个地狱救菜月昴的大笨蛋,

昴的心里涌上暖意,

啊啊,可恶,要哭出来了,

昴知道这个声音,

讨厌着,

自卑着,

信任着,

那个最优骑士,

力量回来了,

昴用尽全力,

“过来!!!尤里乌斯!!!”

伸出的手被抓住了,

洁白的斗篷占据视野,

安心感回归了,

“正是,虽然想说你应该称呼我的职介名,但是,这不是目前最重要的事,终于回应了,昴,我是你的servant,剑之英灵saber。”

骑士微笑着接住昴,

俊美的脸上露出安心的表情,

那是昴最熟悉的姿态,

最优骑士尤里乌斯,

一起在圣杯战争里战斗着,

进步着,

最信任的人

明明绝对不会忘记的,

即使在昴身陷地狱时也会赶过来的大笨蛋。

怎么可能会忘记呢?

这个无可替代的人,

“呼,你真是倔强呢,我可是一直在叫你醒来,结果没想到这么困难,而且还让自己陷入如此险境,真是的,你是要让人有多头疼?”

对不起啦!

自己好像这样说了,

从手被握住的地方不断传来的温度仿佛让心脏都复苏了,

因为太过安心了吗?

疲劳开始涌上来,

昴慢慢地闭上眼睛,

最后的最后,

只看到了以星空为背景的骑士,

以及听到了他的话语,

“安心休息吧昴,再次睁开眼时,新的战斗就要开始了,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所以安心吧,master,前方恐怕会是狂风暴雨一般的未来,但是……”

昴安心地在骑士的话语中睡去。

①②③来着游戏fate extra ccc




沉迷ccc中,不可自拔,

沉迷一人之下,不可自拔

沉迷fate,不可自拔

沉迷军训,自拔了。


fate extra  ccc是fate extra 的后篇,有兴趣的可以去百度搜索一下,这是个恋爱游戏(?)






评论(6)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