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猫团子

fate ture end

第一章 第二天(中)

Mather. and. daughter

这回来讲女儿的故事吧,

睁开眼时,“她”就已经完成了。

在冬天的雾之城诞生的恶鬼,

“她”的起源是未知,

“她”的终结也是未知,

一无所有的恶鬼,

一无所知的少女,

截然不同的两面却是同一个人,

美丽的少女和恶鬼共存一体,

虽然一无所有,但是,却有着执念,

“啊啊,妈妈,妈妈,你是我的妈妈吗?”

少女向每一个遇到的女性询问,

不是?

是吗,

……真遗憾。

今天,少女(恶鬼)也在尸体中寻找着母亲。

第二天(下)

作为骑士,忠诚心是必须的。不论献上忠诚的对象是怎样的人,忠心是必须的。作为保护主人的剑与盾,必须以万全且优雅地准备好应对措施解决难题。包容主人并且帮助未熟的主人成长。

……即使你的主人把你一个数值还不错的saber拖累成变成一个数值还不如caster的全E英灵。

……即使你的主人现在正不太雅(diu)观(ren)地在走廊里发着花痴。

作为骑士绝对不能嫌弃。

不不不,第二个就不能忍了。这毕竟是在走廊,是公共场合,master的一言一行都有可能被人看着,无法制止master做出如此举动会被认为是servant的失职的。

等下,master,恕我直言,为何您的身边会出现不应该出现在此处的粉红色泡泡呢?是魔术吗?

saber向正沉浸在“艾米莉亚碳夸我帅了”的喜悦中的昴提出了这个率直的问题。


这是个耿直的骑士,really。

被骑士的问题硬生生地从花海中扯出来的昴不满地瞪着骑士。

“吵死了!我正在沉浸在美好的天堂回忆嘞!艾米莉亚碳,艾米莉亚碳说我帅了啊!”

“为倾慕的女性的赞扬而欢欣雀跃是正常的行为,但是,请不要在公共场合散发不自然的气氛好吗?master?”

“什么叫不自然的气氛啊?!!”


狠狠地吐槽完后,昴哼哼两声“哼!反正我有艾米莉亚碳就够了,骑士啥的一边去!”再次回味起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在听到昴大声的发言后,艾米莉亚沉默了。

啊嘞?

好像有点不妙?

刚才的发言,好像我只是在说自己是如何地弱小和如何的不想死而已。

好像,完全没有任何帅气的因素在里面啊,

艾米莉亚碳……

好像听到了艾米莉亚碳对我的好感度下降的声音啊。

大声说完自己的宣言后就低头站着的昴不敢去看艾米莉亚的脸,只能低头看着地板数地砖。

“噗。”

少女笑了。

那是昴最熟悉的,最喜欢的,花朵绽放一样的笑容,和记忆里的一模一样。

“哈哈哈哈哈哈哈,噗,不好意思,哈哈哈,咳,噗。”艾米莉亚揉揉眼角笑出来的眼泪,“对不起,但是,噗。”

“啊!我知道啦,我知道啦,刚才说的话超羞耻的!所以不要再笑了啦!艾米莉亚碳!”

“不,不是,不是嘲笑昴的意思哦!”艾米莉亚摆摆手,

接着,

少女轻轻地,像是呼扇着翅膀的蝴蝶一样,说出了对昴造成暴击的话语。

“我啊,觉得这样的昴啊,很帅呢!”用悄悄发光的笑容,“一直往前走的昴,很帅呢!”

啊,

菜月昴,

今年17岁,男。

死而无憾了。

从艾米莉亚那拿到了地址后,昴的脑袋就被花田充满了,不,不如说,如果不是尽职的servant提醒昴的话,昴会当场就在艾米莉亚面前陷入花田之中的吧,那样就不帅气了哦,昴君。

虽然从艾米莉亚那拿到了地址,但是昴并没有第一时间前往迷宫,他选择先去一趟教堂去加强自己的servant。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lv1(全E)的原因呢,昨天的迷宫探索虽然没有拿到密码键,但是ssaber和昴却攒下了数量蛮多的玛那(sp点),昴想着应该要加强一下saber的力量了。

刚走到教堂前面的花坛,昴突然感觉到地面好像震动起来了,就像怪兽降临一样,地面的震动越来越夸张。

等等?!!!什么情况?!这里是月球吧!是月球吧!!不是日本吧!!

“?!!是servant的气息,退后,master。”

saber拔剑,将昴护在身后,

“……”

接着骑士很罕见地失去了战意,陷入了沉默,

“怎么啦?saber。”被骑士的白披风挡住视野的昴好奇地从骑士的披风下探出头来。

“……”

然后,和从者一样,陷入了沉默。

该怎么描述眼前的事态呢?

大喊一声“这是紧急事态哦!”的之类吗?

出现在昴眼前的是一位少女,是servant。

硌红色的头发漂亮地披散在背后,略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睛,身上穿着纱质的白色裙子。

像是被人精心设计过的宝石一样精致,

但是,

“好大!!”

昴对于眼前的美少女的感叹是这个。并不是有啥不好的想法,只是眼前的少女真的好大,

像是巨人一样,

“有这种体型的servant吗?!!这个是奥特曼吗?!!”

看着巨大少女踏着会引起地震的步伐离开,昴震惊地问,

“不,不会,应该不会。”

骑士回答道。

这时,教堂的门被人突然撞开,

“呜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等下!!!!狂战士!!!!”

着绿衣的灰发男性急匆匆地追着远去的少女,

昴看着眼前洞开的教堂,想了想,还是走了进去,

教堂里一如既往地有着肃静的气氛,但是,这次负责进行灵魂篡的贝阿朵莉切却在鼓起脸颊生气,

“怎么啦?贝亚子,可爱的幼女脸怎么变成包子脸啦?”

“不许这样叫贝蒂!!!”

回应昴的是一本砸过来的厚厚的书,

“好危险的!贝亚子。”

昴灵敏地躲过书本,

“说起来,刚才外面是怎么回事?那个体型夸张的servant。”

提到这个,贝阿朵莉切的脸更加鼓了,

“那是那个笨蛋master自己违规篡改的后果!真是的!!!自行篡改就算了,失败了,居然还敢来贝蒂这里求助!!”

好像是那个master希望自己的servant能早点变强,所以在没有足够的玛那后,自己进行了违法的篡改,结果,英灵变成了那样。

呜哇……

“没事吧?能变回来吗?”

“哼!担心不知是敌是友的master,你很有余裕嘛。”

贝阿朵莉切在原来的椅子上坐下,

“不,没有啦,只是觉得这样的情况就算是我也觉得同情啦。”

昴也找了个座位坐下,将椅子反放,把头靠在椅背上,

“mooncell会解决的。”贝阿朵莉切说道“嗯?你不来篡改吗?”

“啊!是,刚才太惊讶都忘记了!!”

“笨蛋吗你。”

贝阿朵莉切打开一直拿着的书,蓝色的光芒从书里漫出来,包围住了昴,

servant的数值共有筋力,耐久,敏捷,魔力,幸运这几项,目前昴所有的玛那有8点,

因为现实原因,昴自动屏蔽掉了除了筋力和耐久之外的数值,现在谁会有余裕去加强幸运啊!

总而言之,力量和防御是最重要的,但是,考虑到目前面对的敌人,应该还是要加强一下物理的防御多一点比较好。

这么想的昴把玛那三点到了筋力,五点点到了耐久,

“这样就好了吗?”贝阿朵莉切伸出手,红色的魔法阵围住了saber,魔力开始对骑士的身体进行复写。

篡改过后的骑士虽然数值依旧不太好看,但好歹顺眼多了,除了魔力幸运敏捷还是E外,筋力和耐久都变成了D,而且还解封了一个固有技能[直感 B]。

“嗯,好像拿回一部分力量了呢。”saber高兴地舒展了一下身体,

“一部分啊……”

我是有多拖累你哦。

虽然还想和贝阿朵莉切玩一下,但是金发的幼女已经不想再看到昴了,贝阿朵莉切直接把少年和英灵一起推出了教堂。

再次探索迷宫其实很无聊,特别是saber加强力量后,在之前需要注意的魔兽这次基本都不用怕了,只要不做死,基本不会怎么受伤,所以昴基本是“啊啊啊啊,好无聊啊。”地一路抱怨到了终点。

“呀!终于有人来救我了!辛苦了!”

在距离终点不远处的回复泉坐着的月海原男学生,看到昴和saber的身影立刻就跳了起来。

“不用不用,助人为乐嘛!”

昴和名叫桥本的男生像是好哥们一样地打招呼,

“master。”骑士沉静的声音响起,

“?咋?”

骑士不发一语,只是用手指向了某个地方,

那是用来放密码键的宝箱,之前因为艾尔莎的阻挠而没拿到,

但是,骑士指的不是这个,在透明宝箱的下面,地板上好像有什么东西。

昴走过去捡了起来,

“?”

那是一个黑色的铁质碎片,好像是刀柄的一块,沉重的质量说明了它的优质做工,确实那时战斗的时候,saber的一击打中了艾尔莎投掷过来的匕首来着,那个时候打下来的吗?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这是!!!!!!”一直很安静地待在昴背后的桥本突然叫了起来,接着桥本用火箭一般的气势冲过来,一把夺走了昴手中的碎片,

“这是,这是!!!”激动地语无伦次,“这是[猎肠者]匕首碎片啊!!!!!!!”

“哈?”被他吓了一跳的昴,只能发出一声,结果就被桥本用更加激动的大声回答了。

“是猎肠者啊猎肠者!那个杀了人之后就够把尸体的肠子带走的,至今都没有被警察抓到的,传说中的雇佣兵兼变态杀人犯的猎肠者啊!!!”


露出了疯狂粉丝一样的表情,桥本捧着碎片,眼睛发光。















评论(7)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