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猫团子

fate true end

  •  第二天(下)

 

 

                      强欲

  桥本是个喜欢杀人鬼的变态。

  这是昴的结论。

  “好过分!菜月君!这只是兴趣而已,怎么会是变态呢?”

   桥本拿着碎片抗议着,在他的对面,菜月昴主从二人正以一模一样的看变态的眼光盯着他,刺得他不得不为自己辩解。

   “不觉得很有魅力吗?!异常杀人犯之类的,动机,原因,手法,被害人的共同点,这些不是超有趣的吗?而且,猎肠者可是至今都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面目的杀人鬼哦,每次杀人现场除了尸体外什么都不会留下,迷样的杀人鬼啊!”

 

捕捉到桥本话语中令人在意的部分,昴问道

“没人知道真实面目?”

如果昴没猜错的话,艾尔莎应该就是那个所谓的猎肠者,但是,好像目前这里还没有人知道,这里的规定是【NPC不能向master透露别的master的信息】,但是,如果,这里的人都不知道艾尔莎.葛兰西尔特=猎肠者的话,那么,昴向NPC询问猎肠者的信息的话就不算是询问艾尔莎的信息,因为,在他们的认知里,master艾尔莎和猎肠者是分开的存在。这样的话,昴应该就可以向NPC入手艾尔莎的情报了。

“是啊,没人知道他的真实面目哦,所以有很多推测,比如说他是女性啊是双重人格啊之类的,他杀人之后会把被害者的肠子带走,所以被称为猎肠者,杀人现场一般来说不会留下什么痕迹,但是,有一次负责勘察现场的人发现了遗留的匕首,所以我才认出来了哦。”

桥本拿着碎片爱不释手,

“菜月君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去图书室找找看哦,虽然mooncell将舞台设为学校,但这并不代表这里的配备就真的是学校哦,别看只是一个图书室,里面可是有很多珍贵的,连地面上都消失的古籍哦。”

 

将密码键回收的昴和骑士交换了一下眼神,向桥本点了点头。

 

脱离迷宫后,昴把桥本带到了一直在等待的莱茵哈鲁特那里,

 

“真的很感谢你!昴,将桥本同学平安地带了回来。”

莱茵哈鲁特向昴露出了灿烂地犹如太阳的微笑。

 

呜哇!帅哥光线!!!!好刺眼!!!

 

想用手捂住眼睛的昴在心里哀叫,

 

“这是之前说的谢礼,这次真的谢谢了,昴。”莱茵哈鲁特拿出一个类似于压缩包一样的黑色方块,“这是地球上的家具数据,我记得确实是沙发之类的吧,mooncell虽说给你们提供了房间,但是再怎么说那都只是教室,生活什么的肯定会有困难,所以学生会的各位商量后决定用可以改善生活质量的各式家具来作为报酬,这次的报酬是这个,学生会的委托日后也会渐渐增加的吧,如果想要获得更多的家具的话,请来学生会帮忙。”

可以获得家具真是帮大忙了啊,毕竟昴目前还不能改进自室,如果能从别的渠道入手家具的话就方便了啊,毕竟睡在椅子上还是会腰酸背疼的。

把正一边大喊着“请把碎片卖给在下!!!”一边死命抱着昴的大腿的桥本扒下来,昴向莱茵哈鲁特挥别,和骑士一起去图书室。

 

 

 

 

 

午间时间

 

 

 

Master一天只能去一次月想海,再者说现在第二层月想海迷宫还没开放,第一层又都已经探索完毕,密码键也拿到了的现在,比起去迷宫还是去收集情报更有效率。

 

昴走进图书室,月海原学校的图书室就像普通的图书室一样,但是书架上的书却在说明着这个图书室的异常,从普通的各式书籍到一看起来就觉得不妙的封面上绘制着魔法阵的魔导书,明明只是几个小小的木质书架,但是却不可思议地容纳了浩海一样的书籍。

被满眼的书籍弄昏了的昴不知道从何找起,他转头看向借书柜台后正坐着看书的图书室管理员,注意到昴的目光,管理员抬头看向昴。

 

 

“那个,不好意思,那个,请问你知道哪里有关于【猎肠者】的资料吗?”

 

有着和艾米莉亚一样的银白色长发,身着裙摆及地的黑色礼服的女性上下打量着昴,亲启朱唇。

 

“阿拉,你是要找艾尔莎.葛兰西尔特的资料吗?”

 

“?!!!!!!!”

 

为什么?

 

 

眼前的女性优雅地把手交叉撑在下巴,笑吟吟地说”你是她的对手吗?”

 

“为什么你会知道?”

 

眼前的女性应该也是NPC,昴从她身上感觉不出任何master的痕迹,saber刚才也说这里没有从者的气息,但是眼前的女性作为NPC的行动却又让人瞠目结舌。

 

昴舔了舔嘴唇,

 

“所以,你不能告诉我关于这个的情报了是吗?”

但是,眼前的女性却摇了摇头,“不,可以告诉你哦。”

 

“诶?!为什么?”

 

女性用理所当然的口吻说道,“因为我没法拒绝回答疑问啊。我只是好奇作为艾尔莎的对手你会有什么行动而已,确实,如果我是正常的NPC的话应该会拒绝你翻阅有关【猎肠者】的任何资料,但是,很遗骸,我并不是雇佣于mooncell的NPC,要说的话我的情况比较复杂,我中意mooncell这里这个收纳了由古至今所有书籍的图书室而mooncell也希望使用我的能力,所以我暂且归于mooncell的名下,mooncell也作为交换把这个图书室的管理权移交给我,并且还给予了我一定的自由权利。所以我可以告诉你关于艾尔莎的资料。”

 

女性看着昴,

 

“但是,作为交换…….”

 

 

 

 

 

 

 

回到自室的昴一屁股坐到刚得到的沙发上,柔软的沙发缓和了昴的情绪,

 

啊,好想睡。

 

 

昴累的不想动,并不是身体上的劳累而是精神上的。

 

“干嘛?”昴看到骑士欲言又止的看着自己,那副模样十分让人不爽,“有什么事说出来,磨磨唧唧的。”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master你,好像总是会遇到麻烦的人物呢。”

 

“哈?这算什么,怪我运气不好喽?”

 

“那位,确实是名为艾奇多娜的女士没错吧,那位女士是一个各种方面都和mooncell相性过和的人呢。”骑士回想着艾奇多娜提出的要求,露出了一个苦笑。

 

【“哈?”昴不可思议地看着艾奇多娜,“你说啥?”

 

“呼呼,听不清吗?那么我再说一次,让我{观测}你吧,最弱的master桑,作为回报,我会给你提供猎肠者的资料哦”艾奇多娜笑着说出来不得了的话,

 

“你是变态吗?!竟然想观测男性什么的。”

 

“呼呼,这是很大的误解呢,我的观测可不是恶趣味的监视啊,我只是对于你的未来如何很感兴趣而已哦。”

 

“为什么是我?我们才第一次见面不是吗?”

 

“嗯?你真的没有察觉到吗?”艾奇多娜站了起来,向昴走近,将白得像是雪一样的手伸向昴,

“等!”还不等昴躲开,saber就已经自行现身用挡住了艾奇多娜,

 

“阿拉,真是优秀的骑士呢,”艾奇多娜对saber投来的凌厉目光报以一笑,“我只是想让你家master了解一下自己的情况而已”

 

说着,艾奇多娜就把手放在了昴的眼睛上,

 

黑暗覆盖了昴的视野,只有艾奇多娜的声音环绕在耳边,

“安心,我只是用我的力量去引导你看到自己目前的灵子构成(灵魂)”

 

像是被拉入水中一样,

 

慢慢地,

慢慢地,

 

往下落,

 

突然,在黑暗中出现了光亮,像是闪烁的萤火虫一样的,

 

时暗时亮的脆弱的光芒,

 

向光芒坠落,】

 

啊,看到了,我,

 

光源是一个人形,在昴看到人形的一瞬间,就明白了,为什么艾奇多娜会对自己感兴趣,

 

像是萤火虫一样的光芒在黑暗中很漂亮,但是,光源却只能用丑陋来形容,

 

洁白的人体上像是被虫蛀一样,布满着黑洞,并且黑洞还在不断地吞噬着人体,

 

“这是?”

 

“你的灵魂哟。”

 

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艾奇多娜的声音吓了昴一跳,

 

“我的灵魂?!是这样的?”

 

“正是,一眼就明白的吧,你的灵魂的受损程度和无防备程度,至今为止没有人想到要入侵你的灵魂真是你的大幸运,你的灵魂的受损程度连我都觉得罕见,一般来说受损到这种地步的话,基本都已经是要消失的地步,但是,你不仅没有消失,反而还有余力驱使英灵,简直就像尸体还能动一样呢,我想要了解这种现象的原因,以及这种现象会导致的结果,所以我想观测你哦。”

 

被自己的灵魂惨状吓到的昴只能慢慢地吐出话语,

“为什么?”会关注这种事。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艾奇多娜的声音突然燃烧起来,不,如说,是艾奇多娜的某种感情燃烧了起来。“因为,人家对于任何事物都有着强烈的认知欲(强欲)啊!为什么的话,因为,你啊……..”

 

 

 

 

“m…ma…master!”saber的声音由远到近,把像是溺水的昴从精神海里拉了出来。

“saber?等!这是什么姿势啊?!”昴惊恐地发现自己居然正躺在骑士的腿上,连忙一咕噜从上面滚了下来。

 

“因为master突然晕倒了…….”

 

“膝枕我只想要艾米莉亚碳的,恶德骑士什么的一边去!”

 

“能说出这种让人不快的话语,看来master你的顽强再一次发挥地淋漓尽致啊。真是让人赞叹的生命力。”

 

生命力啊……

 

这个词让昴再度想起了自己的灵魂的惨状,他抬起头,目光和正笑着看他的艾奇多娜相遇,艾奇多娜的嘴唇蠕动,用口型说出了一句昴已经听过的话语,

 

他的耳边再度响起来在被saber叫醒之前,艾奇多娜最后的话语,

 

“因为,你啊,不可能有任何的未来啊。”

 

强欲的魔女如此向昴宣言着。

 

 

 

 

 

 

 

 

好哒,第二天完!

 

 

连更的第一天,想咸鱼。

 

连更的第二天,想咸鱼。

 

想到要连更一周……..啊,我,为啥要一时嘴快说要连更呢。

 

 

 

 

 

 

 

来个留言啦!留言!看文不留言的都是流氓!不要提了裤子就走啊!(哭)


评论(14)

热度(37)

  1. 无边的浮云肥猫团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