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猫团子

fate true end

第三天

恶心又吸引人的小说

被宣言了“没有未来的!”的昴回到自室后就躺在了沙发上,

“嗯?啊,没事没事,就是觉得好累啊,遇到了怪人什么的。”昴对担忧地看着自己的骑士摆摆手。

骑士对自己的情况一无所知,

只要看一次就会明白,如果昴的灵子构造是那种状况的话,那么,菜月昴这个人确实不应该平安无事地站在这里参加圣杯战争,

跟昴灵子构造一样情况的家伙现在都应该躺在停尸间里。

因为已经没救了。

破破烂烂到那种地步,已经不能用活着来形容了,只能用“还能动”来说明。

确实是“行走的尸体。”

这样的话,昴现在也可以用毫无未来来断言自己,

也不是说因为自已的状况就想放弃啦,毕竟才对艾米莉亚碳说出了一定要活下去的话没多久,结果回头就立刻自暴自弃什么的,有点奇怪。

而且,昴确实想不起来。自己的灵子构造为什么会是这种情况,即使是直面了自己的灵子构造,昴隐藏在黑暗中的记忆也没有丝毫想要苏醒的样子。

我是什么样的人呢?

现在最能抓住昴的心脏的事情就是这个,

在晚上睡不着时,经常会努力地回忆自己的过去,

我是什么样的人?

爱好?

父母?

但是,不管怎么想,记忆都想是在冬眠的动物一样,一点反应也没有。

没有记忆的自己就像是没有脚的幽灵一样,

比起[菜月昴命不久矣],[回想不起自己]这件事让昴更加害怕。

当然啦,昴也畏惧死亡,但是。如果自己是因为他人而死亡的话,比如圣杯战争啊,变态杀人鬼啊之类的,昴绝对哪怕变成怨灵都要回来,但是,如果是自己的问题的话,

如果是自己的身体导致的不可逆转的死亡的话。

……那就没办法了。

因为没法改变嘛。

所以,那句话是啥来着,

“总会有办法的~。”

总之,现在,比起纠结自己会死这个问题,还是把重心放在,别让别人杀死自己的这件事上比较好。

昴把终端拿出来,艾奇多娜已经把有关于猎肠者的资料全部下载进去了,庞大的资料占据了昴的终端内存的三分之一。

昴吞了吞口水,点开了第一部分的资料。

泛着幽幽的蓝色光芒的屏幕不知为什么让昴想到通往深渊的血盆大口。

一个人的经历就是一个人的人生碎片,自己现在要碰触的,就是名为艾尔莎.葛兰西尔特的女人的碎片,

说实话,昴对那个女人相当惧怕,现在回想起艾尔莎,昴背后仿佛会响起那个女人黏腻的声音和以及会漫起冰冷的杀气,

就像是被蛇缠住了一样。

连回忆起那个女人都会有这种反应,现在自己还要去触碰她的人生碎片,

……不会出问题吧。

昴怀着壮烈的心情,点开了资料,

猎肠者在猎杀魔术师和各种暗杀活动中相当活跃,虽然她对于杀人目标没有任何要求,基本是来者不拒,而且,作为雇佣兵,她的信用好到不可思议,

每次的委托都会完成,不管是什么样困难的委托,最后都会用极其血腥的方式完成。

甚至发生过除了雇主之外的知情者全部被杀的情况。

资料的形式像是剪报一样,按时间顺序排列了下来,

猎肠者的第一次出现在公众视线中是在十三年前,

昴看着报纸上模糊不清的照片,

原因是虐杀了人之后,不仅带走了被害人的肠子,而且还直接将被害人弃尸于公共场合。

之所以这么引人注目是因为,这次他杀的人物,并不是什么和他人有着牵扯的人,

只是一个普通的普通人而已,

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特殊的话,就是那个被害者是一个绝症患者了吧,

被害人的讣告就在剪报的下面,

因为年代的缘故,姓名什么的已经看不清了,唯一可以看到的就是一句话,

被害人在被虐杀之前,曾确诊患上了至今也无法攻克的绝症——石化症。

因为杀人手法残暴,且被害人只是一个普通人,一直被隐藏起来的猎肠者被大众发现了。
从此,人们开始热衷于追查猎肠者的真面目了。

昴又翻过几页,大多是一些记录了猎肠者的被害者死状的报告,和现场的调查。

所有的被害人都有一个特征,所有人都被掏走了肠子。

变态啊那个女人。

在资料中有一份警方对于猎肠者的人格侧写,上面被艾奇多娜用红笔标注出了正确和错误,

这是老师在批改试卷吗?

——拥有女性的细致和男性的力量,(正确!)大致推测为男性(错误!),拥有对于内脏的收集癖,但是,

心理并无异常。(正确!)

哈?!

胡说什么,喜欢收集肠子的变态心理会没有异常?!

简直胡说!!

那个艾奇多娜也出错了吧!

昴又翻来一页,

下一页的资料却不是猎肠者的资料,这几张纸和之前的资料的感觉不同,

这是艾奇多娜的笔记,字迹相当潦草,白纸上密密麻麻地布满细小的字迹,上面全是关于猎肠者的剖析。

根据艾奇多娜的性格,恐怕是把这些当成解谜游戏一样来玩吧。

纤细的字体描绘出了某个少女在贫民窟的经历

艾尔莎.葛兰西尔特,出身于某个长年落雪的国度的贫民窟,

为了生存,她开始偷窃。

旅人,商店,都是她的目标,

以生存为目的而行动的她,刚开始只是用正常的行为来维持自己的生命,

但是,仅仅只是维持自己的身体生存而已。

她的灵魂,不知道该如何生存,不,不如说,在那种情况下,不把自己当成人类更好一点,灵魂如何完全不用在意。

人也好,怪物也好,如果不能活下来,就都没差,

在艾尔莎十岁时,

一直住在平民窟的某个商店的老板被发现死亡了,

因为死者在当地也算是有点资产,所以官方有记录他的死亡,

被玻璃碎片刺中腹部,流血过多身亡,

致命伤只有腹部的一处,

但是,

这个伤口却在死者死后被凶手重复撕开过很多次,仿佛像是为了让死者流出更多的血一样,反复地撕开了死者的腹部。

这个案件好像和居住在有几条街距离的艾尔莎毫无关系,

但是,

是艾尔莎做的,

因为这本笔记,就是艾尔莎的杀人笔记,这是艾尔莎的第一次杀人,她人生的转折点,

昴陷入沉思,

艾尔莎为什么会杀掉老板估计是因为艾尔莎的盗窃行为被抓住了,

为了脱身,艾尔莎使用玻璃杀了老板,到这里的都很正常,

但是,

如果杀死商店老板是为了脱身,那么,为什么,艾尔莎会在老板死后反复撕开他的伤口呢?

为了泄愤?

不,不是这个。

从底层生活至今的她应该不会为了泄愤而停留在现场。毕竟,如果停留的话,说不定会被人抓住,那样照样活不下去。



那么,艾尔莎是故意的,滞留在了现场。

为了反复撕开了死者的伤口,

好恶心……

昴合上书本,

十岁,还是幼童的艾尔莎,在那次意外中,就已经,开始走向异常了吗?

昴觉得自己开始慢慢地接近了名为艾尔莎的怪物的存在,

被迫接近怪物的恐惧让昴的内心在尖叫着逃离,

但是,

昴的心里却又不想放下这本书,

该死的!

昴发现自己居然对于这种异常的记录感到了兴奋和好奇,

那个怪物的经历又恶心又吸引人。

昴深深地呼吸了一下,

再度翻开,

接着的记录就是千篇一律的杀人记录了,从男到女,从幼到老,贫民窟里的人遭遇了一场残酷的屠杀,

只是隔了几天,就会有一具尸体出现在某个角落,致命伤都是在腹部,凶器都是某种尖锐的刀具,

因为只是贫民窟,所以警察并没有出大力去查,只是记录在案而已,

这也导致了艾尔莎的行动越来越疯狂,

随着她的年龄的增长,被害人也在增长,

直到她成为雇佣兵离开贫民窟,杀戮才结束,



她在渴求着什么呢?

就像是沙漠的旅人渴求水一样,她从这些人的身上,得到了什么呢?

昴思考着,

艾尔莎.葛兰西尔特,

在第一次的杀人中,她究竟,

经历了什么?

究竟是什么,引发了她的异常?










字数很少的一章,因为只是过渡而已。




评论(7)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