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猫团子

fate. ture. end

决战日

走廊



“终于到这一天了呢~”轻飘飘的语调在昴的背后响起。

“唔哦?!!!罗兹瓦尔,突然出现吓死人了!”昴像是被踩了一脚的猫一样跳起来了。

“别慌张~我只是来传达今天就是决战的时候而已。”

“不不不,这个消息会让人更慌张的吧。”

“是吗~我觉得不过是有没有下定决心的事情而已哦。”

“是下定决心杀掉敌人呢?还是被敌人杀了呢?就是这样的事而已。”

罗兹瓦尔平静地说。

“做好准备的话,就来一楼的用具室吧,那个用具室是用来送master进去决战场的电梯。一旦进入,只有胜利者能从那里出来。在不让自己后悔的前提下,好好准备吧。”

到决战了啊,完全没有实感,五天时间一下子就过去了,现在,自己即将要杀死某个人,或者某个人要杀死自己。

昴在原地呆立不动,

saber在昴的身边现身,

“决战了呢,确实如那个神父所说,现在已经没有可以让master逃避的空间了。”

真是跟死亡预告一样。

但是,

确实不能逃,

现在只能直面战场,

为了活下来,

我……

“?!!!!!”

昴抬眼望向骑士,

“你干什么?”

骑士把手放在了昴的头上,

骑士稍微用力,用手压了压昴的头发,揉了揉,淡然地回答道,

“没什么。”

“……”

只是现在而已,昴如此想着,只是现在而已,只是现在,不跟这家伙吵架,只是现在,容忍这家伙的举动而已。

早上的阳光穿过了窗户,光束中闪闪发亮的灰尘在旋转起舞,

为什么呢?

虽然是模拟出来的虚拟阳光,明明就要决战了,

为什么,

这么安心呢?

昴看着用像摸猫一样正揉着自己的头发的骑士想到,


……

…………

………………

…………………………

……………………………………

………………………………………………

“你丫够了!!!再揉老子就和你掐了!!!”

绝对不是因为这家伙!!








“好吧,在决战前总之我们先来整理一下目前入手的情报。梳理一下。”昴抱着胸盘腿坐在自室的椅子上,对面是以用和昴截然相反的端正坐姿坐着的骑士。

骑士点头,

昴揉揉额角,开始总结,

首先,昴的第一战对手是艾尔莎.葛兰西尔特,杀人狂魔,从她的言行中可以看出她对于杀人有着特殊的嗜好。

第一次见面是在预选的时候,那个时候,她正在中庭的花园里大开杀戒,肆意屠杀master和NPC。

从艾米莉亚碳和NPC那已经得知了那个女人在地面上是有着[猎肠者]的恶名的佣兵,有喜欢收集被自己杀害的人的肠子的嗜好。

她作为佣兵是以残忍,手段残暴和力量强大而闻名的。为了达成目的不惜一切手段,哪怕是把知情者全部屠杀,当然,如果能够屠杀更多的人她会很开心的吧。

然后,她的servant目前已经确定职介为assassin,这点不论是saber还是艾尔莎都已经证实过了。


而且,master和servant的召唤是有着相性一说的,能和那个杀人魔恋物癖女人相和的servant估计也正不到那里去。

接着,她的servant有着某种可以消除情报的手段,只要一脱离战斗,不论是敌方的容貌,还是武器或是手段,都会从记忆里消除。

但是,这个手段在艾米莉亚碳的帮助下被破除了,

无法欺骗电子设备。

这是那个技能的唯一弱点,那个技能无法消除可以记录影像的电子设备的记忆,只要在迷宫的各个地方设下监视用的设备,接着在引assassin她们经过那些地方的话,就可以记录下来了。

在得到不知是谁秘密赠予的监视器后,昴将它装到了迷宫里的三个地方。

然后作为诱饵,挑衅艾尔莎和assassin,吸引她们在特定的地点对自己动手。

在经过了可以用凶恶来形容的追逐战后,终于,那个assassin被记录了下来。

从外观上看,是穿着暴露服装的幼女,武器是匕首,称艾尔莎为妈妈,精神不正常。

然后,那个assassin的技能是雾。

会让普通人中毒的魔雾,servant的话虽然不会中毒,但是敏捷会下降一个档次,

然后,还有一点,昴察觉了,只要有那个雾的话,那个assassin就有一个绝对的优势。

那就是,[偷袭先手]。

不论有多警惕,不论做好了怎样的准备,只要有那个雾,assassin总是能抢先下手。

然后,就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一点,让昴能够得以窥见assassin的真名。

在最后的追逐战时,那个assassin曾在发动宝具后对saber说过一句话,

“真遗憾,如果你是女人的话现在就可以把你的内脏取出来了呢。”

昴觉得这绝对不是啥性别歧视啥的,因为assassin看上去不是那种对于性别有啥严格规定的类型。

而且,assassin说了,

[现在],

这个词,

也就是说,如果saber是女性的话,那个assassin发动的宝具可以对saber有着一击必杀的效果。

而且,致命伤是内脏的伤害,

还有一点,那个宝具是要在雾中才能使用。

那个毒雾对于master是有伤害,但是在昴使用解毒剂免疫后,那个雾就没有任何作用了,即使能让saber敏捷下降,具有阻挡视野的效果。

但是在saber已经拿回[直感 B]的现在,那个雾也没有用处了,再释放它就只是在浪费魔力,百害无一利。

但是,那个assassin没有撤回雾,甚至在战斗结束都没有撤回,如果她不是为了所谓的战斗效果的美感,给自己造干冰效果的话。

那么,就只有一个答案了。

assassin的宝具发动需要在雾中。

那么,接下来就可以总结了,

assassin的特点是:

①在雾中偷袭一定会成功。

②在条件满足:有雾的环境,对手是女性时,assassin可以取出对手的内脏。

③生前可能和艾尔莎一样,是杀人鬼。

把这三个条件集合在一起的话,assassin的真名就呼之欲出了。

在雾中对女性有着必杀效果的杀人鬼,杀人方式是扯出内脏。

搜遍历史只有一个人符合这些条件。


开膛手杰克。


1888年8月7日到11月8日间,

于伦敦东区的白教堂(Whitechapel)一带以残忍手法连续杀害至少五名妓女的凶手代称。

犯案期间,凶手多次写信至相关单位挑衅,却始终未落入法网。

欧美文化中家喻户晓的杀人鬼。

虽然至今已经有许多人提出了关于开膛手杰克正体的猜想,但是,一直没有让人完全信服。

据记载,第一位受害者是玛莎.塔布连(Martha Tabram),

被发现时身中三十九刀,其中九刀划过咽喉。

同年8月31日凌晨三点四十五分,

另一位妓女玛莉·安·尼古拉斯(Mary Ann Nichols)被发现死在白教堂附近的屯货区(Bucks Row)里,时年43岁。

她不但脸部被殴成瘀伤,部分门齿脱落,颈部还被割了两刀。但最残忍的是腹部被剖开,肠子被拖出来,更恐怖的是,她腹中女婴也遭利刃严重戳刺。

8 天后,第三位被害者被一位车夫在其廉价公寓的后院发现,

被害者是47岁的妓女,安妮.查.普曼(annie Chapman)。她与前位死者同样被割开喉咙,并惨遭剖腹,肠子被甩到她的右肩上,部分子宫和腹部的肉被凶手割走。

其颈部有明显的勒痕,据说死前曾呼救,但未引起注意。

由于这是凶手第一次在住宅附近犯案,时间还是接近清晨的5点以前,却未发出任何引人注意的声响,此案成为日后人称开膛手的凶手所犯下最著名的案件。

1888年9月25日,中央新闻社(Central News Agency)收到一封用红墨水书写,并盖有指纹的信,署名“开膛手杰克”(Jack the Ripper)。

信中以戏谑的态度表明自己就是杀死妓女的凶手,并声称被逮捕前还会继续杀害更多妓女。

由于这封信以“亲爱的老板”(Dear Boss)起头,日后便以此称呼凶手寄发的第一封。

从此,雾夜杀人魔,开膛手杰克就此闻名了。

但是,在那之后,没有人能够抓住这个人。

在杀了五位妓女之后,开膛手杰克就再也没出现了。

这位传奇杀人鬼从此就隐藏在了迷雾中。




曾有人说杰克的正体是医生,也有人说是贵族,总之说法不一。

但是,没想到,竟然是一个白发幼女。

昴向saber说出自己的推测,结果得到了骑士的一个惊讶的表情。

“干啥……”

“不,只是有点吃惊而已,master的逻辑推理能力很强呢。能从情报中推出assassin的真名,了不起,想这么说。”

昴得意洋洋地“嗯嗯”地点头,

“当然了!开膛手杰克可是在二次元都活跃无比的角色啊!这点知识储备我还是有的。”

“二次元?”再次从master嘴中听到无法理解的词汇的servant疑惑地发问。

“别在意这个。”昴带过话题,二次元啥的跟骑士感觉是两个世界的话题。

“总之,现在assassin的真名已经知道了,她的宝具对于女性有着必杀的特性,

万幸的的是,你我都不是女的,你不是女的变装的吧,

不,喂!只是玩笑而已啦,太开不起玩笑了吧,骑士大人?!”昴看着因为自己的玩笑向自己投向锐利眼神的骑士慌张地摆摆手。

“再这样不分场合地开不适宜的玩笑的话,即使是我,也会想对master你拔剑的喔。”迷起一只眼睛,骑士歪头看着昴,手还威胁似地放在了剑上。

“我知道,我知道了啊!啊啊,真是,你活着的时候一定没朋友!”

“如果是你所指的那种互相毫无忌惮地开玩笑的朋友的话确实没有,但是如果是指为了同一个目标一起奋斗,并且同样有着高贵的原则,互相竞争,互相勉励的友人的话,我倒是有很多哦。”

“比如莱茵哈鲁特吗?”

“是的。莱茵哈鲁特是完美的骑士,作为友人,我很骄傲。”

“呜哇,完美骑士联盟。”

“这是理所当然的,身为骑士,一言一行都要符合身份才行,友人的标准也要合乎自身才行,严格要求别人,对自己则要更加严格的骑士才是完美的骑士。”

saber撩起自己的头发,用闪闪发光的笑容看向昴。

昴顺手抓起枕头就向骑士砸过去,

骑士稍微偏头躲了过去。

“哦呀,这种攻击都算不上的袭击就是master你的极限了吗?”

这家伙!!!

昴磨了磨牙,重新清了清嗓子,

“嘛!总之,这次的敌人是开膛手杰克,针对女性的杀人鬼,需要注意的是她的突袭和毒雾,这次就以强化耐久和储备对异常状态的药的方针好了。

之前攒下的玛那(sp点)应该足够吧。”

“嗯,足够了,你很努力呢,master。”

面对直率的夸奖,

“没,没啥啦!”

昴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转过身子面向墙,装作整理补给品的样子,但是,红透的耳朵暴露了一切,

骑士也意外地也没有像往常一样跟master较劲,只是安静地,微笑地用布擦拭着爱剑。

这就是少年的初次上战场之前,和从者一起度过的一段午后时间。


     先发绝招篇吧,最近为了码世界观一直在死磕前面的章节,所以后面再慢慢补足前面的章节吧,真的很对不起,如果,这种类似于剧透的行为让您感到不适,请接收我的道歉。

    又及,猫醬,这是你要的啦,我发了哦!

评论(1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