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猫团子

fate true future

决战(上)

   将两张密码卡放入一楼杂物室门边的卡槽,原本只是普通的墙壁突然开始显现出和魔术回路相像的奇妙纹路,

   “撒~向前迈进吧,年轻的御主啊,这是战场的入口,能活下来的只有胜者的斗技场,用你至今为止积累下来的智慧,力量,甚至是阴谋,像野兽一样尽情撕咬着对手吧♡。”
   神父对着昴鞠躬,手臂优雅地指向杂物室的门口,他的表情和姿态优雅地就像邀请他人步入宴会大厅的侍者一样,不,考虑到这家伙是神父,不如说是邀请他人步入神国的引路人吧,

   但是,

  昴看着打开的大门,

  眼睛所见的只有黑暗,用一句用烂的话来说的话就是,“敞开的大门就像一张大嘴,随时准备吞噬着无防备的猎物。”这样的感觉吧。

   这可是地狱。

   昴有着清楚的认知。

   在大脑还在乱七八糟地思考的时候,身体好像已经擅自地动了起来,一步一步地迈入了地狱(战场)。

   说起来,这个杂物室,是电梯啊,昴不禁开始神游,

  和一般的电梯不同,这个电梯只有下降,

   下降,下降,下降,

   直到堕入地狱为止,

   昴觉得自己好像灵魂出窍了一样,自己的身体正在因为即将到来的死斗颤抖,而自己的灵魂却十分平静地观察着四周,

  真是恶趣味啊。。。

  昴默默感叹着这个电梯的设计,
  这个电梯相当宽敞,偌大的空间里只有昴和身边骑士的呼吸声,电梯的三面是用不知名的不透明材料包围着,

  但是,正面昴的那一面确是用透明的玻璃制作的,

  这个玻璃面和对手电梯的玻璃面正对着,

   也就是说,

   菜月昴,现在正在和艾尔莎.葛兰西尔特面对面,

   昴面无表情地看着对面,

   “啊啦,已经不会像兔子一样害怕了吗?”
艾尔莎笑着,那个笑容与其说是笑容,倒不如说,是脸部的五官摆出了近似笑容的形状而已,
她的从者默默地站在艾尔莎的身边,双手环抱着艾尔莎的腰,像是孩子依恋母亲一样依偎着她,看上去十分乖巧,

“啊,是呢,因为已经看过你很多次了嘛,那张脸已经看腻了嘛。”
昴用苍白的语气说,

啊,什么都感觉不到,害怕也好,什么都好,现在,昴的灵魂什么也感觉不到,

空空的,

“是吗~真无趣呢,空洞洞的人偶可不会有漂亮的内脏呢。”
艾尔莎轻抚着从者的银白的头发,而她的从者则像小动物一样抬头蹭了蹭艾尔莎的手,
“乖孩子~”。

她们两个互相依偎着彼此,柔软的空气包围着她们,如果是不知情的人看到了只会以为是一幅美好的母亲和女儿的美好画面吧,

胃里的东西开始翻滚,头脑开始眩晕,

可能是战前的紧张和厌恶还有愤怒或者别的什么混合在一起了,昴看着眼前的画面,内心的感情像是煮沸的料理一样开始翻滚,

那是极其复杂的感情,昴很难确切地概括出来,

但是,唯一可以确定的是,

那个感情绝对不是正面的,

啊,好恶心,

她也好,我也好,

昴感觉自己心脏的某一个角落开始慢慢变质,

此时此刻,能够让昴打破现在的扭曲氛围的,只有深埋于人类灵魂的某种根性了吧,

好奇心,人类最自满又最自卑的根性,

“你,第一次杀人的时候在想什么啊……。”

昴听到自己这样问道,

艾尔莎睁大眼睛,好像惊讶这个问题,

罕见地,她发出了一个和她形象不符的单音,

“哈?”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艾尔莎这样的反应,昴的心里突然畅快起来,连说话的语调也轻快了一些,

“所以说,在你还不是猎肠者的时候,杀的第一个人啦,那个贫民窟的老板来着,你杀他,不,你杀完他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为什么,问这个。”艾尔莎眯起眼睛,那个扭曲的笑容像是回归平静的水面波纹一样消失不见了。

“想知道啊,该死地好奇啊,你明明已经杀了那个人,但是为什么又不停地刺伤了他呢,”

昴直视着艾尔莎,

“那个人是不同的吧,虽然我不觉得他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啦,但是,他是你第一个杀掉的人不是吗?”

“没什么哦,只是杀了他之后就享受,只是这样而已哦,什么都没想呢~。”

昴喷笑出来,但是那个笑声不如说是咳嗽,

“骗子,明明就有的吧……那个时候的你还没有享受这么变态的概念吧。”

“啊啦,你又不是我怎么会知道呢,我啊,是刚出生开始就已经学会杀人的“鬼”哟,踏着母亲的子宫出生,蹂躏母亲的躯体,从尸体里诞生的女人哟,所以……”

“所以啦,你在骗人啦。”

“?!”

无视艾尔莎的不悦,昴接着说,

“怪物啊,哪怕是天生的怪物啊,也和人类的婴儿一样啊,要自己认知才知道自己是什么啊,啊,就是,啊那个!以前新闻上不是说什么弃婴被动物捡去抚养了之后,长大后就把自己当成动物吗?

你看,那个婴儿自己认知到自己是“动物”对吧,但是,他没认知到自己是人类对吧,他之所以认为自己是动物,是因为环境,但是, 原本他就是人类,
但是却没有人帮他认知到这一点,他做为“人类”的”概念没觉醒,这个你是一样的吧,

在你还没走杀死那个人之前,你,只是个“人类”啊,还不是怪物啊。

那个人让你认知到了“自己是个怪物”“的这个概念,所以,你才变成,不,是苏醒了啊,怪物。作为证据就是,

太少了啊。”

“什么。”艾尔莎皱眉,

“作为你的享受,那个尸体的受损程度太轻了啊,对于怪物的食量而言太少了啊。”

是的,

只是刺伤而已,

虽然,是在死后进行了数不尽的刺击,但是,冷静下来的话,就会发现,伤口其实只集中在腹部,其他的部位却没有伤口,对于怪物而言,这种结果也太过于克制了,

如果是现在的艾尔莎的话,估计会蹂躏地更多的吧,

“只是这样的话……。”

“你没动他的内脏吧?”

“?!!!”

“你最喜欢的,内脏啊。”

昴看着艾尔莎,叹了口气,

“所以啊,我只是想知道什么让你变成怪物的啊,事到如今,你还会为自己变成怪物而羞耻吗?不会的吧,不如说你自豪的不行,那么就没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了吧。好了,时间有限的,快告诉我吧。”

艾尔莎低着头,昴看不清她的表情,

“呼呼呼~”

她笑了,甜美的,黏腻的,像是黑色的蜂蜜的笑声,

“对于对手而言,你真是过分呢,像是蛆虫一样不停地挖掘着,真的是呢~。”

“就这么喜欢他人的阴暗面吗?”

“你全身都是阴暗面的吧?!”

“呼呼~”

艾尔莎停止微笑,她怔怔地看着某处,像是在回想什么,眼神空洞,

接着,用像是梦游中的飘忽声音说

“是温暖啊。”

“和寒冷不一样的感觉啊,抚平了寒冷的痛楚,满满地,慢慢地流到手上的,红色的,温暖啊。”

她拿开放在从者头上轻抚的手,双手环抱自己,

“啊……真温暖啊,又温暖又柔软的,可以度过冬天的东西。”

是吗?

是这样啊,

昴突然理解了,

不,也不是说理解,只是艾尔莎的话像是一道闪电划过昴的大脑,在昴黑暗的头脑中飞快地照亮了一块地方,虽然只是一下,但昴确实感觉自己抓住了什么,

这个女人,

确实是怪物啊,

用着错误的方法索求着“爱”的怪物啊。

昴突然不想说话了,

不可交流,

人类怎么可能和怪物交流呢,

用着怪物的方式向他人(尸体)索求爱的怪物,

这就是艾尔莎.葛兰西尔特的本质。

“突然沉默了呢?在想什么?”

艾尔莎看着昴,

昴耸耸肩,
“没什么,只是真的确定了果然要杀掉你啊的事实而已。”

“这种事不是应该的吗?”

“不,啊。怎么说呢,嘛,就这样吧。”

昴不想和艾尔莎有更多的交流了,

电梯又重归平静,

电梯一直在下降,终于,随着一声闷响,

电梯停下了。

“撒,master,战场到了,准备已久的决战开始了。”

紫发的骑士将手放在剑柄上,庄重地踏入了战场。

那个身姿过于正直廉洁,毫无迷惘地笔直向前的样子,仿佛不是正在走向战场,而是在走向光明一样,闪耀的让人鼻子一酸,

昴抽抽鼻子,用左手捂住右手的令咒,像是紧抓着护身符一样,跟着骑士,踏入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场战斗。




















我。。。。突然发现,我是那种需要人叫才会懂的人诶。

嘛!总而言之。祝各位元旦快乐!

评论(15)

热度(27)

  1. 无边的浮云肥猫团子 转载了此文字
  2. 无边的浮云肥猫团子 转载了此文字